文 | 江國 ·

       纳兰容若,一个温润如玉的名字,背后却是寂寞如雪的诗句。

       纳兰容若,一个眉目如画的公子,为爱而生,为情而死。

      一卷纳兰词,便写尽了风花雪月的情事,泪眼朦胧的相思。

         减字木兰花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斜溜鬓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
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容若出身名门,自幼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就像《红楼梦》里的宝哥哥和林妹妹,他们相爱了。与表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让这个少年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但好景不长,不久表妹就被送入宫中选秀。一段宫墙,隔断了他们青涩的初恋。

       原以为可以一起西窗剪烛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从他的世界消失了。

       据说,容若曾假扮成一个喇嘛混入宫里,想与表妹见上一面。但最后,他们也只能远远相望一眼,相逢不语,含泪离去。

               临江仙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初恋是每个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最好的年华,最纯的情愫。


      但世上真的有许多人,虽有缘,终无份。明明相爱,却偏偏在你来我往中擦肩而过,再也不能交汇在一起。

      有些梦,总以为走远,可每每夜间醒来,却早已泪流满面。容若的痛,就如窗外点滴心碎的芭蕉,绵绵不绝。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二十岁那年,皇帝下旨赐婚,容若迎娶了两广总督之女卢氏。

        卢氏性情温婉,亦不乏才情。她的出现,为容若的生命增添了些许亮色。

        一次大雨,容若四处不见卢氏,后来才发现她在后院,为一缸刚开的荷花撑伞。卢氏的天真可爱,让容若一下子找到了知己。

        最好的夫妻,既是恋人,也是朋友。我爱着你,你恋着我,一生一代一双人。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幸福的时光总是格外短暂。这对相约“白首不分离”的神仙眷侣,仅仅一起走过了三年。

      三年后,卢氏因难产而死。年轻的容若,再一次从天堂坠入地狱。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爱你,你就这样飘然离去。

      是不是幸福就像天上的月亮,一个月只能圆满一次,其余的每一天都是缺憾呢?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卢氏走了,把容若的心也带走了。

       他经常对着她的遗物以泪洗面,回忆着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时的我们,就像赵明诚和李清照,一起读书,一起抚琴,一起填词……但是现在,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西风残阳里思念着你。

       当时看来寻常不过的小事,现在却再也做不了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浪费跟你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被爱情伤透了心的容若,开始埋头于书斋,试图忘掉这份痛苦。


       他的词开始在大江南北传唱,也结识了不少文坛名家。大家在一起切磋词艺,容若的词总是最悲的。

       有一天,一个江南落魄文人朱彝尊前来拜访,与容若一见如故。容若自称“人间惆怅客”,明白朱彝尊为何老泪纵横。

       在朱彝尊看来,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似乎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霜。

               浣溪沙
欲问江梅瘦几分,只看愁损翠罗裙。麝篝衾冷惜余熏。
可耐暮寒长倚竹,便教春好不开门。枇杷花底校书人。

       后来,容若结识了江南才女沈宛。

       在此之前,容若没想过今生会有这样一次邂逅;在此之后,他仍觉得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在烟雨江南,他们泛舟湖上,交杯换盏,近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两人一同品尝旧梦,再和往事干杯。他是京城的玉郎,她是江南的柔肠,风流缱绻,活色生香。

       遗憾的事,这门婚事遭到了容若父母的极力反对。

       无奈之下,容若只好在府外给沈宛另寻了一处住所,沈宛就像唐代才女薛涛一样,日夜在枇杷花底苦等情郎。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清康熙二十一年,皇帝出关祭祖,容若也在随行之列。

      到达山海关时,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茫茫雪夜中,千万顶帐篷灯光摇曳。

      容若看着这千古壮观,想起了千百年来戍边将士的悲凉,想起了远方温暖的家,一宿无眠。在塞外的日子,他突然明白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木兰花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康熙二十四年,容若走完了他短短三十年的人生。

       他就像一颗绚丽的流星,划破漫漫黑夜,便倏然而逝。他的爱情,他的人生,都凝结在他用泪水写就的词集里,凄美而又悲凉。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读罢纳兰词,才明白人生最苦的是相思,最美的,也是相思。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