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里的秋天,自然之美中融合了感伤之美,言语优美不俗,充满着浓浓的文雅之气,却又不露痕迹。
       遇见纳兰,许是因为“人生若只如初见”,许是因为“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许是因为“当时只道是寻常”。
       无论哪一种遇见,都那么美,而你的遇见又在何时?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古典君:开篇纳兰借用班婕妤被弃的典故抒发“闺怨”之情,可为何纳兰要小心翼翼,还记得你我赌书泼茶,一切是那么平常,好似你还同寻常一样在我身边。上片今时今日的沉思是勾起下片对往事的追忆。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
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古典君:“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是极美的。有些时候语言的无力说不尽心中的情意,何不寄托于小情绪和小动作。“小晕”、“红潮”是女子相逢恋人的娇羞模样,欲要低唤又怕人来看见,便以玉钗轻叩,如此的小动作可爱无比。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古典君:最爱“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一句,在秋日,面对你的坟茔,唱一曲,愁绪没有削减反倒增长;这思念满怀的愁绪间也是希望如蝴蝶双宿双栖翩翩飞舞的愿许。情浓浓,意切切,缠绵凄切。


《琵琶仙·中秋》

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
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
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尽成悲咽。
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
记否轻纨小扇,又几番凉热.。
只落得,填膺百感,总茫茫、不关离别。
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

古典君:一缕桂花秋香,明月清辉洁白如雪,本是乐景却是在诉哀情,良辰美景,愁绪,尽成悲咽。那时节,花径里捉迷藏,在梧叶飘落中纵情欢笑。轻纨小扇,如今已过几番凉热,真当是填膺百感。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萧萧几叶风兼雨,
离人偏识长更苦。
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
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古典君:上片写景,风雨萧萧,落叶片片。秋夜里,数着长更,更长愁更长。下片泪花伴随着灯花,被烧成灰烬。只有瑶琴知我心意,却早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满心伤怀,满腹愁肠,婉转低回,回味无穷。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头。
教他珍重护风流。
端的为谁添病也,更为谁羞。
密意未曾休,密愿难酬。
珠帘四卷月当楼。
暗忆欢期真似梦,梦也须留。

古典君:上片一场秋雨,淋湿了黑夜,浇在了心头,只盼他珍重,珍重之中又是满满的担忧,病了谁为他添衣。 下片是对离人的眷恋,欢聚像一场梦,可纵然是梦,我也要竭力挽留。
 

《清平乐·孤花片叶》

孤花片叶,断送清秋节。
寂寂绣屏香篆灭,暗里朱颜消歇。
谁怜散髻吹笙,天涯芳草关情。
懊恼隔帘幽梦,半床花月纵横。

古典君:孤花片叶是孤寂,清秋节里是孤愁。“香篆灭”是时间的消逝,而在时间的消逝里朱颜不复,又有谁怜?只得散髻饮酒,诉愁情。

《蝶恋花·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据。
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古典君:上片叹江山王朝更替无定,战乱频发,满目荒凉谁可同语,塞外的壮美并没有减去词人的忧心,秋天,万物凋零,落叶满地,一派衰败之象。下片要问我情深几许?去看看深山夕阳、潇潇秋雨就会知道我的情深。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古典君:秋风凉,黄叶疏窗,伫立在夕阳的余晖下沉思往事。还记得我醉酒后你的小心翼翼,还记得你我赌书泼茶,一切是那么平常,好似你还同寻常一样在我身边。上片今时今日的沉思是勾起下片对往事的追忆。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