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生死,才会明白健康的重要;透过成败,才会明白通达的重要;透过得失,才会明白淡泊的重要。

       人生就像一场单程旅行,于世事于别人我们终究是匆匆过客,于浩渺的宇宙空间,于苍茫的时间荒野,我们是如此微不足道,如一粒尘埃般渺小。

       站在岁月的路口,你我皆过客。过程未知,结局已定,不过是尘埃落定,永离凡尘。



《秋夜寄僧》
唐·欧阳詹

尚被浮名诱此身,
今时谁与德为邻。

遥知是夜檀溪上,
月照千峰为一人。

孤独有时候不是寂寞,不是孤单。“月照千峰为一人”,能与天地共情,这样的自己是逍遥的,是强大的,是饱满的。


《古诗十九首》
佚名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人生世事无常,聚散离合,到头来终究是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每个人都会感到孤独吧!


《登幽州台歌》
唐·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人生是一场盛大的遇见,于历史中不过一瞬。不管是惊喜还是懊悔都像是我们命定的缘,一切似机缘巧合又似冥冥中自有天意。偶然中蕴含着必然,似乎是我们难逃的宿命一般。


《月下独酌》
唐·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世人不解我,山川日月解我?韶光易逝,路途艰辛,此一生不管是艰苦卓绝的苦旅还是悠闲自在的漫步,都注定只是在红尘路上匆匆走一遭而已,不如趁着时间及时行乐。


《江雪》
唐·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世界原本就是寂静的,你看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大声喧哗,宇宙可有半点回声?人总有一天也会归于沉寂的。独钓寒江雪,是一种无我的境界。


《诗经·国风》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
行迈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不被人理解,是苦心孤诣者最大的痛苦,但,又有多少人能寻到那个“知我者”呢!


《蝶恋花》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别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欲寄彩笺无尺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人生的路,往往要一个人走,理想的追求,往往伴随着的就是孤独,“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这是求索者、追寻者的孤独。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宋·辛弃疾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遥岑远目,
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
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
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
尽西风,季鹰归未?
求田问舍,
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
树犹如此!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众人皆醉我独醒,你醒了,却无法叫醒那些酣睡的人。只能无力地看着山河沦丧、江山断送!”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这份清醒与谁人说去?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时间的渡口,我们皆是过客。

      无论我们怎样珍惜与挽留,抑或怎样荒废与抛弃,生命的田地终将是一片寂静荒芜,我们无力留下什么。再成功的人,光阴的橡皮也会慢慢擦去你的名字。

所以,活在当下,且行且珍惜。




图文 | 网络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