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Folks at Home

 

世界上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走遍,
但我仍怀念故乡的亲人,和那古老的果园......

 

 

      《故乡的亲人》(Old Folks at Home)作于1851年,由于歌中充满对久别故乡的伤感与怀旧之情,所以一直很流行。作者福斯特(Stephen Foster)从来没有想回到斯旺里河或旧庄园,因为当他写这首歌时,他还从未去过南方,也从未见过斯旺里河,在写歌词时,他考虑写,“沿着亚祖河下行”,放弃了,又想写“皮迪河”,又放弃了,后来翻开一本地图册,挑到佛罗里达的斯旺河作为他想再访的地方。他唯一的一次南方之行是在1852年,即这首歌发表后一年。

 

 

      1851年,福斯特在远离自己家乡和亲人的辛辛那提州工作时,感到远离亲人的孤寂和惆怅,于是创作了这首歌,借以寄托思乡之情,本曲的歌词也是作者自己填写的。歌曲的旋律有着浓郁的赞美歌风格,这是因为福斯特自幼喜爱音乐,常随黑人保姆到教堂听黑人唱赞美歌,这些黑人的宗教歌曲给予他很深印象的缘故。

 

 

      当时美国的一家音乐杂志叙述了本曲风靡美国的情景:“《故乡的亲人》是一首无与伦比的、具有黑人音乐旋律的歌曲。所有的人都在哼唱着它。钢琴、吉它不分昼夜地弹奏着它;伤感的女士在唱它;浪漫的绅士在唱它;潇洒的青年在唱它;歌星们唱着它;街头的手风琴艺人也在边拉边唱着它​​……”

 

 

 

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ver, 悠悠的史瓦尼河
Far, far away 蜿蜒而流
That's where my heart is turning ever 是我萦回梦系的地方

That's where the old folks stay 是家乡老友居住地方
All up and down the whole creation, 那河流徐徐流过之处
Sadly I roam 我心回荡
Still longing for the old plantation 希望百花盛开
And for the old folks at home 给我家乡的老友

 

 

All the world is sad and dreary everywhere I roam 在我行过之处充满忧愁与疲惫

Oh darkies, how my heart grows weary 噢!黑人伙伴们,我内心恐惧
Far from the old folks at home 渐渐远离你们,家乡的老友

 

 


All 'round the little farm I wandered, 我流涟在那家乡的小小家园
When I was young 当我年轻的时候
Then many happy days I squandered, 在那渡过许多愉快的时光

Many the songs I sung 吟唱着歌谣
When I was playing with my brother, 每当我们一起同乐
Happy was I 我格外珍惜那内心的愉悦
Oh, take me to my kind old mother, 噢!带我回到故乡
There let me live and die 那充满欢乐与哀愁的地方

 


  
One little hut among the bushes, 在那树林中的小屋
One that I love 我最爱的地方
Still sadly to my mem'ry rushes, 常勾起我美丽的回忆
No matter where I rove 不论我到何处
When shall I see the bees a humming, 每当我看到蜜蜂嗡嗡的飞
All 'round the comb 我到处寻觅
When shall I hear the banjo strumming, 每当我听见斑鸠琴声
Down by my good old home 可否带领我回到甜蜜的老家

 

 

Old Folks At Home

      《故乡的亲人》又名《斯瓦尼河》,斯瓦尼河位于美国东南部,从佛罗里达州流入墨西哥湾。1935年佛罗里达州把《故乡的亲人》定为州歌。

 

      作者史蒂芬.柯林斯.福斯特(Stephen Collins Foster,1826─1864)于1826年7月4日生于宾夕法尼亚。他家里人曾想劝阻他打消对音乐的兴趣,他曾在辛辛那提他哥哥的商店里当了几年记帐员。但福斯特的音乐天才是压制不住的,他创作了大约二百首歌。由于受当时流行的化装黑人乐队表演及黑人民歌的影响,福斯特创作了大量的歌曲。其个最著名的是《哦,苏珊娜! 》、《故乡的亲人》、《我的肯塔基老家》、《金发的珍妮姑娘》、《坎普敦赛跑》、《老黑奴》及《美丽的梦中人》。尽管福斯特的许多歌很快就流行了,但他不通生意,常被歌曲出版商占了便宜。如果他早听父母的劝告,他就能谈判到更优厚的版税,并保护他的著作权。由于贫因和酗酒,他三十七岁便去世了。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