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洒在窗台前的地面上,音响里放着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阳光的波纹随着音乐时而散发出朦胧的晕,时而形成犀利的光束……


      帕格尼尼的音乐回荡在我的小屋里。热咖啡的水汽在空气中缭绕成美好的弧线……

 

 

      听帕格尼尼:柔美如歌(Cantabile),感觉内心才是最真实的,这如风飘过树叶的妙曲,记得那部电影里放完《费加罗婚礼》著名的二重唱后,人们问安迪,你的莫扎特在哪里?他指着自己的心。我是想古典音乐是完备的世界,它的崇高不仅源于它的科学,它是指向我的内心!


      帕格尼尼的演奏仿佛是乐器在轻语,在呻吟,在倾诉。无论是夜深的寂静、盘旋的飞鸟或是倾泻的雷雨,他的音乐都充满了诗一般的情感。一位作家说:他只需要两根弦,一根击中你的神经,一根击中你的灵魂。

       尼科罗·帕格尼尼(Niccolo Paganini ,1782.10月27日—1840年5月27日),意大利小提琴/吉他演奏家、作曲家、早期浪漫乐派音乐家,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小提琴大师之一,将小提琴演奏技巧发展到无与伦比的地步,被誉为“小提琴之神”,在迄今的小提琴家中有着空前绝后的巨大声望



      帕格尼尼的演奏将小提琴的技巧发展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为小提琴演奏艺术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不仅影响了后来的小提琴作品,也影响了后来的钢琴作品。他还将吉它的技巧运用于小提琴的演奏中,大大丰富了小提琴的表现力。由于技巧保密,他生前出版作品极少,绝大部分系去世后出版。著名的音乐评论家柏辽兹称帕格尼尼是“操琴弓的魔术师”,歌德评价他“在琴弦上展现了火一样的灵魂”。

      帕格尼尼开拓了近代小提琴的演奏技巧,成为名震欧洲的最著名小提琴家。他的演奏技巧高超,表情丰富,情绪激奋,如痴如醉,引人入迷。他常在音乐会上才华横溢地即兴演奏。为了炫耀技巧,他甚至故意弄断小提琴上的一两根弦,然后在剩下的琴弦上继续演奏。

      他的作品和演奏技巧几乎慑服了欧洲所有的艺术家,如文学大师司汤达、巴尔扎克、梅涅、大仲马,音乐大师肖邦、舒曼、李斯特等,听过他的演奏无不为之激动不已。他对肖邦、柏辽兹尤其是李斯特等人的音乐创作,产生了强烈的影响。柏辽兹还应帕格尼尼之邀写了一首突出中提琴的交响曲《哈罗尔德在意大利》献给他。而帕格尼尼虽从未演奏此曲(可能是嫌技巧不够辉煌),但仍然慷慨地赠送给在生活困境中苦苦挣扎的柏辽兹2万法郎。



      脱掉音乐的盛装,帕格尼尼背上了桎梏一样的债务,他被饥饿、疾病困扰着,最后不得不将心爱的小提琴变卖度日。他的小提琴要比约瑟夫·托查的杰西(意大利制琴名师瓜尔内里·德尔·杰苏1739年制造的小提琴,托查为它取名为杰西)命运还惨。有人说,帕格尼尼的双手和灵魂,被撒旦掌握了。在帕格尼尼辉煌的时期,人们聆听他的演奏时这样说:“才华横溢的大师你拉错几个音符吧,那样我们觉得你还像人类。”


      但帕格尼尼还算是幸运的,当他堕落到穷困潦倒的时候,一个善良的贵妇人,像天使一样降临到他的身边。这个贵妇人叫荻达。荻达清楚地知道,拯救帕格尼尼的生命和灵魂,必须从他的双手开始。因为帕格尼尼的堕落是双手开始的。首先,荻达将帕格尼尼接到乡村自己的一个别墅,对他开始了三年的精心调养:生活上的多滋味调养,心灵上的仁爱抚慰,还有音乐上的指导辅助。荻达手把手地教会了帕格尼尼吉它演奏指法,使他学会了用手指拔出与长笛相似的泛音和双音。帕格尼尼重新找到了手感和乐感,并创造出了小提琴演奏新技法。《狩猎》是帕格尼尼二十四首小提琴随想曲第九曲的别名,其中一段双音,像是狩猎号角声,就是从荻达那里学来的。


      手指的灵性恢复,取决于一位善良的女人之手的把握;而心灵的复苏,缘于荻达心中爱的呵护。帕格尼尼的音乐再生,是荻达用爱心拯救复活的。



      列奥尼德·科冈(Leonid Kogan,1924-1982),前苏联小提琴学派新一代的优秀代表人物之一。1947年在布拉格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获一等奖,1951年在布鲁塞尔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再获一等奖。


  他演出曲目广泛,包括西方、俄罗斯和苏联作曲家的主要小提琴作品。曾在欧、美及远东各地举行独奏音乐会,并与钢琴家吉列尔斯、大提琴家罗斯托罗波维奇组成三重奏团经常演出。他在演奏中力避虚饰,技巧惊人,处理得当,既富有气魄,又深情优美。


  柯岗父母都是摄影家,父亲还是个很不错的业余小提琴手。柯岗很小的时候就被小提琴不同寻常的样子和它所发出来的声音所吸引。5岁时,他就试着自己拉琴。当对小提琴初有兴趣的柯岗上了三节课便因畏难而想打退堂鼓之际,他的父母采取了强迫的措施,这与今天国内许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并无两样,当然我们还是要感谢其父母,不然这世上可能少了一位卓绝的小提琴大师。

      然而小柯岗头几个月的感觉与一般孩子并无两样:“拉不到五分钟便想停,左手象灌了铅,头比手更重”可见就算天纵英才,也非生而知之,柯氏有日后的成就,与他付出的巨大努力是分不开的。在他7岁上,父亲给他请了一位老师,菲利浦·杨波尔斯基。这位老师是奥尔的学生,给柯岗打下了扎实的技术基础。10岁的时候,柯岗全家迁到了莫斯科,这样,他就进入了莫斯科音乐学院附属儿童学校,来到阿布拉姆·杨波尔斯基班上。这位杨波尔斯基是苏联闻名遐迩的小提琴教师,也曾从师奥尔学琴。但与前面的杨波尔斯基并不是亲戚,只是偶然的同名。柯岗在杨波尔斯基门下一学就是17年。因此可以说,是杨波尔斯基一手把他造就成为一名艺术家的。


    柯岗在1941年于莫斯科音乐学院大厅举行了首场正式公演,曲目是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时他还未入大学部就读,却已是知名的小提琴家了。1947年,他首次出国比赛,在布拉格的“世界青年联欢节小提琴比赛”中获得一等奖。1951年,柯岗赢得了布鲁塞尔伊丽莎白女王国际小提琴比赛的一等奖,是继1937年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一举摘冠后苏联人再获此殊荣,并且顺理成章地与大卫一起成为苏联小提琴演奏的两大代表,此后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足迹遍及欧、亚、美、澳,所向披靡,一跃成为当代巨匠而与西方诸大师比肩而立。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他人生又一个辉煌时期,既演出,又当国际大赛评判并兼任教学工作。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不幸辞世后,他更责无旁贷地成为苏联小提琴的首席代表,与同事们一起支撑起整个苏联小提琴学派的传统,直至1982年11月17日在在玛蒂沙火车站的一列火车上心脏病发作逝世 。  



     柯岗第一个在苏联演出了贝尔格的小提琴协奏曲。他和钢琴家吉列尔斯、大提琴家罗斯特罗波维奇组成三重奏组,进行了广泛演出,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娶吉列尔斯的妹妹伊丽莎薇塔为妻,伊丽莎薇塔也是位小提琴家,两人经常同台演奏供两把小提琴用的作品。柯岗最喜爱的小提琴家是海菲茨。题献给柯岗的作品主要包括克尼佩尔(1898-1974)、赫连尼科夫、卡拉耶夫和布宁等人的小提琴协奏曲,哈恰图良的协奏狂想曲和列维亭、瓦因伯格等人的小提琴奏鸣曲。柯岗使用的是一把1726年制作的瓜乃利·德尔·吉苏小提琴。


  作为苏联有代表性的小提琴家,柯岗的成就与地位仅次于大卫·奥伊斯特拉赫。6O年代之后,柯岗体弱多病,演出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名声的传播。他的唱片大多数是在苏联国内录制的,进入CD时代以来,这些唱片多由法国丑角唱片公司发行,较难买到,更使一般音乐爱好者无缘亲聆柯岗的琴声。

 


  柯岗是技艺全面精湛的小提琴家,揉指紧凑严实,音量不很大但很劲道。论起纯技巧,其实是胜过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的,只是气魄上稍逊,也不如大卫·奥伊斯特拉赫那样富有温暖的人情味。柯岗最好的演奏都是大刀阔斧、淋漓痛快的。他录制的《费加罗广板改编曲》(泰代斯科取自罗西尼的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卡门幻想曲》(瓦克斯曼)、《巴斯克随想曲》(萨拉萨蒂)锐利严整、晶莹透剔,都足以和海菲茨一争高下。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充满热情浪漫的异国情调。柴科夫斯基的《忧郁小夜曲》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直把俄罗斯民族心灵深处的忧郁气质展示出来。这种心灵间的感同身受是别国音乐家一般体会不出来的。理智上理解了,感情也不一定表达得出来或者表达得这么透。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民族性使然吧。柯岗的哈恰图良协奏曲比较温和舒缓,这倒是有点出人意外。肖斯塔科维奇的协奏曲他也录制了唱片,很精彩。在经典曲目中,他的勃拉姆斯3首小提琴奏鸣曲评价很高,认为把勃拉姆斯晚年秋风萧瑟的心境,体味得很深。其实,柯岗演奏中早就孕育着一种悄然辞世的别离之情。

Kogan plays Paganini Cantabile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