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悲伤的旋律?每一段旋律、每一组和弦、甚至每一个音,都是那么的沉重。这首曲子是杰奎琳·杜普蕾的《殇》。


大提琴如泣如诉的哀伤竟可以那样坦然,那样辽阔,甚至可以那样无所畏惧,像大朵大朵的云在天空里缓缓地飘,掠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在地面上投映着暗影,最终去往不可知的远方……

杜普蕾的《殇》中文名字又叫《光影》被电视剧《倩女幽魂》收录为插曲。

大提琴是弓弦乐器中的低音乐器,它的音色具有人声的歌唱美。大提琴的高音区开朗、壮丽,有如男高音的气质,中音区丰满、坚实,低音区是浑厚、深沉。大提琴低音部分的浑厚深沉,更震撼于它的哀和死。不少人称该曲为《光影》,斑驳的光影透着深刻的孤独,朦胧的虚幻编织着美丽与哀愁的梦。



这样的曲子其实是适合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静静地聆听的。


    杰奎琳·杜普雷(Jacqueline Mary du Pré )(1945-1987),英籍大提琴家。
    五岁即展现过人禀赋。十六岁开始职业生涯,才华与年龄的落差倾倒众生;1973年,被确诊罹患多发性硬化症,遂作别舞台,卒于盛年。 鲜花与不幸是同时降临到这个原本普通的家庭的。这个为音乐而生的人,非但走不出自身人格的阴霾,还因此而侵害到至亲:对母亲从倚赖到敌视。她用的最久的一把琴叫大卫朵夫(Davidoff) 。她的故事在1998年改编为电影《无情荒地有琴天》。



一九六七年,她在耶路撒冷和阿根廷籍钢琴家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结婚(巴伦博伊姆在一九七五年时,担任Orchestre of Paris的指挥)。杜普蕾和巴伦博伊姆共谱恋曲,为古典乐坛留下佳话。他们不论在生活或是音乐上,彼此都是最佳的伴侣。


他们合作演出,很多乐评人说是奇妙的一对。杜普蕾和她的先生巴伦博伊姆也多次合作过艾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他们合作过的版本,是一九七〇年,由巴伦博伊姆指挥费城交响乐团演出的录音。这份她与夫婿巴伦博伊姆在一九六七年合作的录音是两人合作灌录的许多唱片中最常被人聆听与谈论的。主要原因是两人在浪漫派音乐上所采取的风格和手法,与勃拉姆斯的严谨有很大的差别,杜普蕾在音乐中发挥了她自由的本性,完全挣脱出勃拉姆斯音乐里给予大提琴角色的限制(乐曲中钢琴的地位较高),她捉住所有的机会展现她的魅力,而巴伦波因则体贴而充满爱意地予以扶衬。


可惜到了一九七〇年她的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迫使她不得不中断演出活动,一九七一年她正式停止演出,并完成她最后的录音作品:萧邦与法朗克大提琴奏鸣曲。一九七三年,廿八岁时,在伦敦最后一次公开登台,在祖宾·梅塔的指挥下,演奏的曲目就是与她渊缘最深的艾尔加大提琴协奏曲,从此因病告别音乐舞台。杜普蕾一生中拥有三把名琴,其中一把是现代制作师的作品,两把则是斯特拉迪瓦里古琴,其中大卫朵夫如今则为马友友所有。马友友曾经说过: “这把大卫朵夫(1712 Davidoff Stradivari )对我而言,他是我演奏过最好的乐器,我真的相信这把琴是有灵魂的,而且也具有想像力。”

    马友友说:“她的演奏像是要跳出唱片向你扑来一样。她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演奏者,她手中的音乐永远是随心而动的。因此,她的每一张唱片都是一种全新的音乐旅程。”


  杜普雷的老师说:“她有些地方笨手笨脚,有些地方却优雅动人,她很容易就把人迷得神魂颠倒。”


  小提琴家彼得.汤玛斯说:“她完全沉浸在音乐里,我从来不觉得她有什么野心。”

    杜普雷曾经的情人说:“我对她一见钟情,她率直,不会矫揉造作,她的心态有些复杂,但她对此非常坦诚。”

  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第一次听她弹奏时说:“像她这样把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都投入到大提琴里去演奏,恐怕根本就活不长。”

人们仿佛看到杰奎琳·杜普蕾向世界捧上一束美丽的玫瑰,那娇艳与芳香令世人着迷。同时你也看到那双捧玫瑰的手,被花茎的尖刺扎出斑斑血迹。

 

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建议给自己留几分钟的时光,调一杯清茶,闭上眼睛,用心去聆听这首心灵与乐曲相结合的曲子。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