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月色


      像极了一个清冷的女子,柔情似水却冷若冰霜。 在明暗交织的时候,有梦跌落在光阴的彼岸。
      于是,一个男子指尖的烟火明灭着橘色的温暖,一个女子婉约的柔肠,安放着一颗流浪的心。



      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喧嚣着的白昼才肯安静下来,变成万家灯火的闪烁。
      而我,也在这样的安静中觅得一颗初心,让光阴开始绽放成一朵花的妖娆,等你来。
      那些陈年旧事,在转身回眸的时候,划过夜的寒凉,变成指尖一行文字的黑白水墨。

      总是要离开和淡忘,总是要在一些故事结束之后明白。你的烟火,我的流年 ,都沉积在一阙诗情画意的阑珊。
      不是妩媚惊不动夜的寂静无声,而是这光阴的流逝就像是一杯清茶,在温暖和寒凉之中,渐渐归禅 。
      而月色,像一朵傲然开放的梅,在你品味的时候,有淡淡地幽香袭来。
      我,坐在光阴的彼岸,品一杯茶,有妩媚丛生。

...........................................

      那一夜,我在翻看《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你在讲述你的故事。
      那些故事,沿着光阴的脉络走来走去,在我的心里安营扎寨。如水的柔情醒了,在你还不舍得离去的时候。
      于是,我记住了黑夜,记住了这黑夜的黑。还有,我万水千山走过时,你轻轻递过来的温暖。

文:鸢尾花

 

在水一方 邓丽君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方向。
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


  

我愿逆流而上,与她轻言细语。
无奈前有险滩,道路曲折无已。


 

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足迹。
却见仿佛依稀,她在水中伫立。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