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秋,父亲行动不太方便,我就时常去探望,与他聊聊天。一天,回家途中,我抬头望向灰濛的天空,雁行南归,秋将尽。细雨淅沥中,路旁的玫瑰仍然盛放。只望冬天的脚步缓一缓,让寒夜里凝霜的玫瑰释放它最后的灿烂,也让日渐暗淡的晚秋,留下一抹绯红的霎那。

 

              雁南飞


      最是伤春悲秋的时节,雁南飞。
      细雨迷蒙,同行有你。
      雾里看花,花娇美。


       照顾父亲期间,久无音讯的朋友邀约相聚,但我不忍赴约,留待以后吧。


               盼春早

       秋尽冬来盼春早,
       春早又怕春会老。
       春老之时君未归,
       君归又怨春太早。


        深秋,父亲决定要走了


                 望秋留

       秋雨淋漓几时休,
       秋去冬来几多愁?
       盼得春来人消瘦,
       父爱如山望秋留。


       秋天终于走了。
       冬天半遮半掩地滑进了时序。
       比起刚过去的深秋,这个冬天温暖多了,日照也一天比一天长;仿佛,春天就等在门口,只须招招手,它就欣然而至。
       冬季的阳光,让我重燃希望。
       然而,父亲在见到所有儿孙以后,挥手道别。

                    2014年秋天~冬末


                 别离

       走过凛冽的深秋,
       又越过山回水转的幽谷。
       只为陪伴您的日夜,
       温暖而没有孤单。

       别离的日子到了,
       您微笑着挥手作别。
       如这和暧的冬日,
       没有寒意,只是不舍。


       每每想起父亲,心里仍然暖暖的

                    2016年晚秋

 

 

加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