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与诗书作了闺中伴,
与笔墨结成骨肉亲。
曾记得菊花赋诗夺魁首,
海棠起社斗清新。
怡红院中行新令,
潇湘馆内论旧文。
一生心血结成字,
如今是记忆未死墨迹犹新。
这诗稿不想玉堂金马登高第,
只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
高山流水遇知音。
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



把断肠文章付火焚。
这诗帕原是他随身带,
曾为我揩过多少旧泪痕。
如今是诗帕未变人心变,
可叹我真心人换得个假心人。
早知人情比纸薄,
我懊悔留存诗帕到如今。
万般恩情从此绝,
只落得一弯冷月葬诗魂。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