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尤其是她的地铁真是太美了。每一个地铁站都是一个艺术馆, 而且每一站都是不同的艺术风格,各有特色。为了欣赏不同地铁站的艺术美,我曾经见站就下车,真是饱眼福,开眼界。那真是艺术的天堂。

       地铁站的滚梯是那样的深,几层楼高(深), 令人赞叹。滚梯上的年轻人十分可爱。通常,都是男站在低一个阶梯上拥抱着转回身面对面站在高一梯阶上的女友聊天,  接吻。

       美的地方就不多说了,咱说说遭打劫的事吧。

       九十年代初,苏联刚刚解体,克格博组织 -The KGB (КГБ) 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State Committee for State Security). It was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of the Soviet Union from 1954 until 1991 - 也刚刚解散。这些曾经是从俄罗斯各大名校中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的年轻人,接受过世界上最高级的特殊训练,各个是精英,帅哥。遗憾的是,解体后,部分人做了警官,保安,还有一些人组成了黑社会,坏事可能做的不少,好事可能做的不多,总之,对社会有一定的威胁。

       曾经有一次和同事从银行出来,被两位黑社会(不知是不是克格博的)的帅锅跟踪上了小火车,微笑着打招呼的同时亮出了腰间的刀,然后坐在我们的对面,开始了“热情,友好, 文明”的抢劫谈判。他们的英语讲的非常棒,一开始他们以为我是外国人不懂俄语,所以用英语向我索要卢布,我的同事不懂英语,但是俄语很棒,知道是遭劫但不知怎个劫法,于是用俄语问怎么回事,我就用俄语解释了我们谈的经过,于是我们四人,两个强盗对两位美女,谈判语言正式启用俄语,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讨价还价,到也充分利用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谈判双方一致达成了协议:我俩留下买汽车票的钱,这样就不用下了火车站走20分钟的路了,他们拿走其余的卢布。整个谈判过程中,两位"帅哥"非常的礼貌,Very good manner, gentlemen!  

       其实,全部的卢布也只有二万多,那年头,卢布象废纸,值不了几个人民币,一顿晚餐钱而已。 我们办事处的同事几乎每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所以,包包里都会放一点买路钱。只要给钱,通常不会伤人。 当大家都松了口气,他们得了财,我们保了命,我的同事突然自语的冒出一句德语,意思是,天哪,可算解决了,两“帅锅”几乎异口同声的用德语问:你会说德语?!于是他们三个又用德语聊了起来,看着 他们聊的火热,有谁能相信这是土匪与良民,强盗与美女,狼与羊之间的关系呢!他们很惊讶我们用流利的英语,俄语和德语与他们周旋。 在那里的中国人大多数除了国语不懂其它语言,所以钱物通通被拿走,连身上的皮夹克都要脱给强盗,还要打手势问你要酒喝。

       普希金站就要到了,我们起身道别二贼向车门走去。非常意外的是,两位“帅锅”竟然追到车门口,把那些好不容易费劲口舌,动用多种语言而劫来的卢布塞到我们手里,并郑重的向我们道歉,请我们原谅,还告诉了他们的名字说以后在圣 彼得堡遇到麻烦就提他俩的名字。

       我们俩受宠若惊,下了车,回转身,挥着手里的卢布: bye-bye! 达思威大尼亚!Tschuess!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