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真实发生在我自已身上的故事,没有半点编造,真人---是我,真事---亲身经历:

       很多年前,我在东北一大厂工作。那一天有点私事去市内的叔家,从厂门口乘坐一元钱的小公共(面包车),到叔家准备下车经过道时,我肩上背的那精致而不贵的包包上的拉锁把坐在边上的一位男士的针织上衣的袖子给刮了,麻烦来了!他拽住我的包严肃的说:“你把我的衣服刮坏了,怎么办吧?”我回头一看,真的,出了个小空隆,立马道歉并说赔偿. 他很牛的歪仰着头,瞪着不大的眼儿,用非常轻蔑的口吻问:“你赔的起吗?你知道多少钱?这可是南韩的体恤衫,你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糟了,我是穷人,靠月薪生活,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 于是我说,我确实赔不起,我是否可以给你修?他十分不情愿的说:“那就试试吧,”于是我们到五商店下的车,找到一家裁缝店,那手艺真是一极棒,一点也看不出修的痕迹,满意,太满意了!我很幸运,只花了几毛钱就搞定了!可是,哪能这么便宜我!他又提出了:“我是来跳舞的,你陪我跳场舞,这事就算两清了,怎么样?” 这臭无赖,我得降低多少身份才能与你共舞,门都没有!于是我答:“你太难为我了,从没进过舞厅,从没跳过舞,就你这大皮鞋,这么高级,这么亮,我怕是一年的薪水也赔不起吧!叫声大哥,放我一马,都是一个工厂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一定会有机会报答!”他一听,也有道理,问我是不是坐办公室的,我答他,正是,没见过大世面. 他说:看你也是老实本分胆小的良家妹子,算了,办你的事去吧.

       我千恩万谢的谢过大哥离开了.

       回办公室后立即电话将来龙去脉告知我的在另一个处工作的同事加闺蜜.

       无巧不成书,一个星期后,奉处长命令替一同事到下属去检查工作(我们处下管二十多个零部件小厂,送货公司等. 我们是最小的处级单位,一个处長领着五个副处长,是有名的“处长处”. 其实除了处长我们五个只是给个副处长的头衔出去好说话办事而已). 一到门口就看见那臭小子在那迎接呢,认出是我,立马拦住我:“嘿,你怎么找到这来,不是两清了吗,领导都在里边呢,难不成你要告我吗?”我像不认识他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问厂长在哪?不等他回答径直往里走,他跟在后边一个劲儿的说有话好说,别进去! 见了厂长和各车间主任,寒喧几句,他们开始像我汇报工作. 那臭小子是办公室打杂的,会议室桌上的水都是他伺候的!而厂长的老婆就是我的同事加闺蜜!回办公室后立马电告闺蜜,大笑. 年底,总公司开年会,会后,舞会. 敢和我跳舞的人极少,倒是一大帮女同胞等着我带她们跳个过瘾的曲!那年头,不敢吹牛,本人那近专业的优美舞姿真不是一二般男士敢带的舞伴. 最后一曲快四步,我带着闺蜜(闺蜜是厂里有名的才女加美女),那轻快的舞步,怎能不博得全场的眼球!那臭小子看傻了!他的厂长,我闺蜜的老公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见识了吧,她是我的上司,也是我老婆的闺蜜!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