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过几次葬礼,前几个月去一次老乡送老母亲的葬礼,通知我说要按照美国人的方式举办葬礼仪式,他们说这是入乡随俗。

       去参加葬礼的早上又收到电话告知送葬的人很多,然后要去一家高级饭店吃饭,时间会久一点,要有所准备。还说来的人都很有钱,都是五百,八百的甩钱,最少的也是二,三百。言外之意我明白了,我不能只带去Respect, 还要Respect with cash!  急忙带了二百块去了。仪式前,其中的一个儿子手里拿着一个大口袋招呼着来人,不断的点头道谢并将收到的信封塞进大口袋里。大厅内,人们送了许多的鲜花蓝和花圈,老乡附着我的耳朵小声说:买这些花干什么,很贵的($150-$400.00),纯属浪费,给钱多实惠。

       葬礼后去了一家中式自助餐馆吃的午餐,这当然是非常经济,实惠品种花样繁多,可够的吃。

       老乡的老母生前虽然在国内拥有很多的房地产,但在美国一直是住在一栋二层小楼的大房子里,是由政府提供的免费住房(section8), 享受粮票,医疗福利,还有车接车送去购物,还去会老年人一起吃免费大餐,当然都是中国的老年人。医食住行都是免费的,一分钱不用花的。老人在国内留下的大笔遗产 同时也为儿女留下了后患。后来听老乡告诉我,众多的兄弟姐妹为分家产打的如同仇人,尤其媳妇们的积极参与,以致后来兄弟之间,媳妇之间,姑嫂之间矛盾重重。

 

       My Father-in-law Mr. John xxxxxxx,  早餐后坐在沙发上读小说,读着读着就读进了令一个世界 ....... 没受任何痛苦,84岁,六月,二十九日,二零xx年。

        葬礼是今天上午十一点(二零xx,七月六日)举行的。去前,儿子和 他好友问我应带多少钱,我说一分不带,他们不明白为什么, 老公说:不管他是穷还是富,现在他都不需要了,他死了呀,那个世界不知道用不用货币,也不知用什么货币,为什么要给他美元呢?儿子和好友说那就买花吧,老公又说:花钱买花是浪费,又问:那别人都怎么做?老公说:通常,人们是以家人的名义向慈善机构捐款,登在当地报纸上,家人可以抵税(不知国内是否也效仿),你们是家里人,什么都不用,去就好了。

       整个葬礼是由Schoedinger Funeral Service 准备的,非常令人满意。仪式是由警察局和海军联合举办的。惊讶的是,二战期间,John在 海军当兵(曾住香港和上海),只有四年,连家人都没想到海军竟以标准的军人仪式为这位六十六年前的军人送葬:军礼,折叠盖棺的国旗然后下跪双手上交给长 子,标准的爱尔兰装束的海军战士吹奏的哀乐;警察局出动了由四辆全副武装的摩托车和四辆警车开路,一路上八个警灯闪闪,似乎向人们告示:这是一位光荣的军 人葬礼,曾为国效劳,都去当兵当警察吧,也会这样送你的!

       葬礼后去了一家意大利餐馆(Bravo),量不大,品种不多,非常好吃,非常讲究,价格可想而知了!

       葬礼后的鲜花全部送给教堂。

       John在世时,儿子们总是劝他,不要留钱,自己想花就花吧,没人想要你的钱。John不是富翁,辛苦工作一辈子(在警察局任警长)。退休后一直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开自己的车子。John最后的两年住进了一套一室一卧的老年公寓,有人照顾,条件很好。费用还不算太高,加上一日三餐每月要付2500.00美元。出去买东西或打保龄球高尔夫球都是自己开车。医食住行全部费用自理,没有任何免费的事情 Nothing is free。

       清理他的物品时,发现保险柜理的现金,首先想到的是老爸是否有捐款的遗嘱,所以谁都不会去拿,只是清点。大家都认为,如果老爸没有捐出去的话,按照法律,应该子女继承,对大家来说,那可是偏得呀!老二,老三,老四都声明报出还欠老爸的钱数,谁都不想拿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他们认为,那是欺骗。老大说(他不欠):你们现在想还,问问他还要吗?既然是偏得,谁还管你们欠老爸多少,人已经走了,帐也就清了。没有这份偏得,我 们也生活的很好。而媳妇们是绝对不参与的。

       家人都很怀念John,他对每个人都好,他老是翻看记着每个人生日的小本本,每个人都会在生日那天和各种节日收到他的贺卡,里边夹着一张新的钞票,即使他后来头脑不是很清醒,可这种事他绝不会忘记或漏掉谁。唉,这以后哇,没了...... 我很想念他,他总是喊我:My dear daughter, 因为他没有女儿。请他一起吃顿饭,他是谢了又谢,最后他还非要付钱。他是那样的Appreciate it.

       真的很怀念John,因为他,不管多忙,每逢节假日,兄弟们,媳妇们,晚辈们都会聚在一起,一大家子共享天伦之乐,尽管我是家中唯一的外国媳妇,并没感觉任何文化,礼节,习俗,语言等方面的差异,都是最亲的人!

      我很想再听他叫声:My dear daughter!

      很想再感受一下慈父的拥抱!

      John, May God help you rest in peace now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