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阴影 (七)新盖的泥草房  

       大约七个多月后,已是入秋的时候,下放户的建房专用资金到位了。队里开始准备给我们盖新房了!老八路忙呼着到处采购,挑了又挑选了又选的从十里之外拉回了大梁、檀子(linzi)和椽子(chuanzi) 以及地基用的石头等材料.

       队里给我们的新房选址在屯子的最后面,最东头,人烟稀少的一块地。队里派出了木匠、泥瓦匠和中青年的壮劳力包括老高三的知青大哥们。开工的那天还放了挂鞭炮,农村建房是有讲究的,入乡随俗,老八路咋说就咋来!

       新房是以土坯为主,也就是用有粘性的坯土加羊角草做成的像砖但又没经过烧制,所以也叫做“土砖”。为了省钱,土砖只砌到窗口,在往上就是用粘土加切成一段一段的稻草调和成泥,用一种专用的长柄叉子一叉泥一叉泥的垒墙。母亲从集市的饭店买回大馒头,再炖上一大锅菜,大家吃的香干劲足着呢!快上房梁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八路精心挑选的“粗壮滚圆”的大梁变成了“瘦弱弯扁”的小梁!不知是那个社员预谋多日趁夜晚无人时偷偷给换了!老八路气的脸都青了,冲着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叫喊:“这是哪个瘪犊子干的好事儿? 自己出来认罪,让我搜查出来没你的好!” 所有干活的人和邻里们都感到气愤认为这事做得太缺德,欺负外乡人。母亲看到乡亲们的真诚正义深深的为之感动,不想把事情搞大。于是就劝大家:算了吧,小梁也一样能承受住房顶,作用差不多,有人喜欢就让他留着用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好说歹说算是平息了大家的愤怒。第二天上梁的那天,仍然按照当地的习俗举行庄严、虔诚的上梁仪式,在大梁上缠红布,还有撒上五谷,放挂鞭炮,表示喜庆、吉利、富裕等等。那块红布,直到我们搬回城里的时候还一直保留在梁上。

(图片来自网络)我们一直到回城时这块红布还在梁上

       房子盖好啦,两间:一间屋睡觉,另一间屋做饭。

       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敞开着大门也可以想做啥好吃的就做啥,没人管,更没有人会骂我们!

       我们搬进了新房不久,四面的墙壁还没来得及干透,冰雪严寒的冬季到来了。房子的后面和东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原大地,没有树林或任何建筑物为我们的小房子遮风。屋里的四面墙挂满了白霜,把我们的泥草房冻成了一个大冰箱!我们坐在热炕头上,身上捂着大棉被,头上戴着棉帽子,下面烫屁股,上头冻鼻子。春节的前几天,一场大风雪把我们的泥草房埋在了厚厚的皑皑白雪里。第二天,雪停风静时,乡亲们问:下放户老王家哪去了?邻居们费了好一阵子清理大雪才把我们的房子和人找到,此时我们母女三人正在大冰箱里围着“炕桌”(大洗衣盆上面放个大的圆桌面)吃热呼呼的大米粥呢!

       第二年春,母亲种了豆角茄子黄瓜柿子等等蔬菜,养了几只鸡,还有猪。温柔善良,出身于大家闺秀的母亲,怎么会喂养出的鸡和猪在屯子里都是挺胸抬头,傲气十足外加一点霸气呢?尤其是猪,油光铮亮白白胖胖,就一浪荡的猪公子。秋后的时节,大地是它们的乐园,丰收后掉在地里的高粱粒、苞米粒、稻子粒等就是它们的美餐!我家的猪公子撒着欢儿的整天在外撒野,那些猪玩伴们都跟着它到处跑,如果屯里的猪猪们闹革命,我家的白猪肯定是领袖,如果猪猪们成立黑社会(不要,不要),我家的白猪就是黑社会老大(千万别)!

       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条件下,母亲都不失浪漫。母亲在房前房后种了各种不同的花,每年一开春直到初秋,都有不同的花儿开,为这个农家小院增添了浓浓的生活气息:那泥草房、那美丽盛开的鲜花儿、那小院 … … 还真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那是一个温馨的、充满爱的、有苦有甜的家。

      非常遗憾,母亲的那个德国制造的照相机被抄家时拿走,没能留下照片,而姐姐画的许多张关于家的画也因为多次搬家而丢失。

(图片来自网络)这个图片太像了,只是我们的花比这个多很多,院子比这个整齐的多,房子比这个新,杖子是用高粱秆扎的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