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ychina

小的时候,住在北京外交部的大院里,经常能够听到邮局的叔叔阿姨们喊:“二楼一号,电报!” “一楼二号,电报!” 那喊声让人一激灵。

那个时候,送信的叔叔阿姨们都骑一辆绿色的自行车,前前后后都是报纸信件。

我家也有信来,咱不是祖国处处有亲人吗,所以,每个星期都有那么一、两封信。但是,电报却是一年半载才有一次。

那个时候,只有在紧急的时候才会发电报,而且,发电报要去这个地方,这个庄严的大楼!



北京电报大楼!当时没有雾霾的电报大楼!

很多时候,电报都很费思量,因为电报是按照每个字计算钱的,发电报的人,尽量用最少的字表达最多的意思。(当时好像是七分钱一个字,很贵呀!)

记得我老爹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发来一封电报:7号由蓉返京,这个电报让我们一家人讨论了半天。因为这个和原来的电报都很像:明由雅返京,明由肯返京、明由巴返京 等等。

我们家里,已经几十年没有收到过电报,也没有打过电报了。



由于通信手段的变更,十多年前,电报寿终正寝了,和很多很多其它的通信方法一样,电报不再有了。我这一代人,还知道什么是电报,而90后,连电报是什么意思,都要去古狗,而古狗了之后,还是不理解。

一百多年了的电报,成了历史!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