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户部山人,歌:Melody

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星光大道》,一位山西选手正在演唱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风靡大江南北的山西民歌《人说山西好风光》。清新自然婉转流畅的旋律、感情真挚丰富生动歌词:“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

”淳朴浓郁乡土气息的歌声立刻人们的思绪拉回到五十年前。歌声把当年一群年轻人热爱家乡、艰苦奋斗改变家乡的不屈不挠的精神面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优美的旋律、真挚浓情的歌词深深打动现场的观众。


坐在嘉宾席上的著名军旅词作家闫肃老先生,微阖双目手击节拍,口中轻轻随着节拍吟唱,完全沉浸和陶醉在优美的旋律之中。闫肃先生从艺数十年,创作和欣赏过优秀歌曲无数,能被这首歌曲感动到如此地步,足见此曲之优秀。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也不由自主地被歌声拉回到近将半个世纪之前。

我对这首歌的记忆是在读初二时学校组织看的一部电影。影片名字叫《咱们村里的年轻人》。片中的插曲就是这首《人说山西好风光》,由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演唱。五十年代末开始放的这部影片,六十年代初这首歌就响遍大江南北,在广大中学生中更是为广泛流传。

1966年初,我初中毕业考完了毕业考试。根据以前的经验,各大中专院校和技工学校将要到学校来招生。操场和教室周围贴满招生广告,让学生挑选自己心仪的学校报考。那时并没有多少人想继续升高中将来考大学。这倒并不因为大家不求上进、没有崇高理想,而是因为那时大多家庭收入不高,生活都不宽裕。许多同学家中都有兄弟姐妹好几个,有的在兄弟姐妹中还是老大,能尽快学点技术参加工作帮助家庭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才是大家最希望最真实的需要。记得我当时最向往的就是坐落在矿山路西头的非金属技工学校,学校能包吃住包分配,三年之后就能工作。同学中有如此“远大理想”的并非仅我一人。

在等待招生的这段时间,每天正常到校,不读书、不上课,但又不能远离外出活动,于是大家就三个一堆儿五个一群儿一群地坐在教室里唱歌。想唱哪一首歌,有人主动找来词曲,然后一人手抄一份,围坐一堆儿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学唱,直到大家都能完整熟练地唱下来再一起合唱。尽管没有乐队没有音响,最好的伴奏也只是一位男同学的口琴,但个个心情愉悦,其乐融融。



大家最好唱的歌曲有《白毛女》、《边疆处处赛江南》、《我们新疆好地方》等。当时唱得最多的就是这首《人说山西好风光》。我唱的时候很少,常常静静地坐在一边聆听。我觉得,能聆听和品味那美丽的歌词就是一种极好的享受。思绪中,犹如真的在俯瞰太行、吕梁,静听着小村旁哗啦啦流过的汾河水,看着正当好年华的男儿、女儿不惧困难,艰苦奋斗用自己的双手改造自然、建设美丽家乡,就连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都挺起那腰杆儿象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多么美的一幅景象、多么鼓舞和激励人心一种精神啊!我常常在同学们的歌声中陶醉。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是在这样一种有期盼、等待,有快乐、自足的氛围中度过。自那以后,每当听到这首歌、想起这段歌词我都是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那时的生活是艰苦的,那时的同学天真乐观、纯真无邪。大家在生活上没有攀比,相互之间没有嫌贫爱富,老师面前没有献媚争宠,同学之间没有羡慕嫉妒恨,相处没有勾心斗角、竞争倾轧,相互之间团结互助亲如兄弟姐妹。也恰恰是因为那种环境、那个时候、我的同学们那么认真地唱着这首歌,给我留下如此的感动,也正因为此,这首歌、那一段美好时光一直是我心中的美好记忆和留恋。时间愈久,愈增加我对这首歌更加深沉地爱,对那段纯真的同学情更加深深地怀念。

五十年过去了,《人说山西好风光》仍然在传唱,太行和吕梁仍然端坐黄土,汾河水仍然在哗哗流淌。每当听到这首歌、唱起这首歌,还是那样地亲切,还是那样地陶醉。

加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