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美洲狼

移民北美这么多年要说觉得有什么人生的收获, 我首先要感谢给我第一个震荡而改变了我一生的一个人--Gail Mooney。虽然我呈对此感谢过她,但至今她也还不知道我对她极度的崇拜和我在心底对她有着无尽的感激之情,但是我相信上帝给与她的性格礼物及深切的祝福会让她今生享用不尽而快乐一生的。

1990年二月,我带着一身年轻人特有的牛逼哄哄的冲劲和对新生活无限的憧憬移民到加拿大一个大学城Waterloo(滑铁卢)市。老公把我从机场接到中国学生会临时住处(老公当时还没租到房子),刚放下行李, 我就发现这儿才有两张单人床, 而且还是在没有隐私的客厅里。不过没什么,我抱定是来北美吃苦当开荒牛的,只要给我一点水,我就会活下去,而且还要开花结果打出一片天地的。

第二天一早,时差还没倒过来,我就出去熟悉环境, 一出门,地上足有一尺厚的白雪,天寒地冻,一遍潇肃。我缩着脖子,两手统在袖里,脚下一跐一滑,小心翼翼,战战惊惊得围着住处转了一圈,连个鬼的影子都没撞到就回来了。

虽然老公叫我趁没事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可是我年轻气盛的冲经早就把脑袋上的帽子顶起老高。老公上学走后,我屁颠屁颠地跟着管理学生会的管理员踏雪步行到只有巴掌大小的市中心。连东南西北都没分辨清楚就匆匆买了份报纸,随便扫了一眼downtown就又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回到住处。

我迫不及待的把报纸翻到工作广告栏目,却失望的看到可怜的几则小小的招工广告, 几行小字比蚂蚁还小,还得拿放大镜才能看清楚(有点夸张,但确实字小过蚂蚁),我来来回回仔细看了几遍,有那么2-3个我觉得应该去试一下。可是我原来冲天的干劲却变得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对自己全然没有了满满的信心, 连拿着电话的手都微微颤抖。我竟然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打!

老公回来后,让他非常及时的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狠狠地讥笑了一把我这个所谓的女强人好一阵子;还本科出身学英语的,还学了4年,连个电话都不敢打。。。。真是小人得意,哼!哼!哼!



晚上躺在床上,我暗暗把我的心肺肠肚和可怜的自尊心都掏出来洗洗干净,好好分析分析,为什么? 为什么?

最后终于扒出来我胆怯的若干原因:第一,上学时我没认真学习,每天尽想着玩什么, 怎么玩, 去哪玩?不但潜心钻研跳舞的各式花样,还跳遍周围所有的大专院校,竟然还因贪玩到临晨四点回宿舍时被校警队抓获,俨然成了调皮捣蛋的领袖,坏学生的头目还腆不知耻, 一不小心就滑到全年级的最差生的队伍里。咳,现在想起虽恨却决不后悔。 第二,初来咋到别人家的地盘,心里发虚,再加国内上闭门造车学习的英语,尤其我不学无术的两脚猫英语,不知能拿出手吗?第三,看到白人年轻的个个都是象是画上的美女,靓仔,年纪大的也都象电影里风度翩翩的男士女士,要腰条有腰条,要胸大有胸大,长腿翘臀,高鼻美唇,金发碧眼,我的自尊心史无前例的严重受到打击, 变得瘦小枯干了。

第二天起床,也许是一夜肥美的好觉,信心又回到了我的灵魂里。我鼓了鼓干瘪的胆气,大有壮士一去不回头的悲壮情怀打起了电话。在等待的几秒时间里,心跳的速度不亚于刚跑完百米。电话一通,所有的顾虑都被兴奋代替,一阵乱侃竟然获得2个面试机会。瘦小枯干的信心一下就又发展长大起来。在短短的二十几个小时里,信心尝试了过山车大幅上升下降的滋味。

晚上赶紧跑到老公学校,用打字机胡乱打了短短的两份幼稚可笑象流水帐似的shabby个人简历,就去赴约面试了。第一个是Pier One零售店,老板一听到我有大学文凭, 就马上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面孔,借口他们职位太低,不需要像我这样的大学生就友好的下逐客令。我当时恨的咬牙切齿,发誓永远不去这家店买东西(虽然是当时一时气不过, 可以后的二十多年还真的就没呈去那家买过东西,真是心胸狭窄,小心眼,不过不是故意的,而是没有欲望去那里买东西而已)。

过了几天我又有了前去downtown的一家珠宝店面试的机会。我穿着很职业的黑西服裙套装,蹬着高跟鞋,略施粉黛,按照地址在街上寻找珠宝店。终于看到一家很气派的珠宝店,我毫不犹豫,连门牌号也没看一下,就挺胸抬头地操着坚定有力的步伐走了进去。进去后见到一位中年brunette(棕色头发)白人女职员,她一脸非常灿烂地微笑着问我:我能帮你什么吗?我告诉她我是来赴10:30面试约会的。她进去大约问了老板后回来非常和蔼地对我说;你一定弄错了,我们没打算请新职员。我掏出不到一寸见方的小蚂蚁广告给她看,她看完后很温暖的笑着对我说;你要找的那家珠宝店就我们旁边,你出去右拐经过几个店就是了,祝你好运!我尴尬的谢过她就赶紧灰溜溜的溜出去了。

面试后被录用第一天去上班,我一早起床,当然极尽所能粉饰打扮了一翻就开路了。 当我一踏进店门,就受到三位中年女白人的欢迎。面试我的老板娘跑出来先表示热烈欢迎,逐一介绍即将共事的同事们,然后就问我,为什么迟到一个小时?我很困惑的说;你不是叫我十点来上班吗?她摇头说:我叫你差十分九点到(ten to nine),我一愣知道我当时一激动就光听到十(ten)而漏听了后面的九(to nine),糗死了!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好在本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干笑两声就糊弄过关。

第一天上班无怪乎手忙脚乱的学习新东西,尤其是那个中国从没见过的巨大收银机,十几个分类弄得我娇喘嘘嘘,鼻尖频冒细汗,真恨父母没多给我生几个脑袋。等我差不多弄明白时已是中午,吃完饭后,老板娘叫我休息半小时,我哪敢休息,马上又开始熟悉店里的珠宝。

真应了老话说的:书到用时方恨少!我检视了一圈,发现我认识的有关珠宝的词汇竟然可怜到用脚趾头就能数完,连手指头都用不了!什么:手表(watch),金(gold),银(silver),戒指(ring),项链(necklace),手链(bracelet),钻石(diamond)和珠宝(jewellery),看看一共就8个字。当时虽然心里发虚,可脸皮却比城墙还厚!趁大家在后面吃饭休息之际,我一脸假笑地迎接一位穿着风衣,头发倍亮,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 我一边装着友好而又一边假装资深的珠宝行家的语气与他搭讪,同时又拼命搜肠刮肚的搜寻我所学的所有的可怜的几个英语词汇。 可无论怎么翻肠倒肚地搜刮也只找到几个浅浅的单词; 只记得我根据他告诉我想花两千块钱买一块表的额度,拼命地介绍价格适中的欧米加(Omega)。我当时什么也不懂,就知道那是世界名表,只会可怜的,反复的说着这块表very good(很好), very famous(很出名), looks good on you(你戴着很好)。我尽量地让我的笑容维持灿烂以至于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变得僵硬,最后又由僵硬开始哆嗦颤抖。总之不知道重复说了多少次上面提到的那几句话,我这只不学无术的瞎猫终于碰到了一个死耗子;只听到他说了一句从来没听过,非常生疏但却曼妙动听的一句话:OK!I'll take it(好了,我要拿它)!什么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又说了一句:我要买它(I'll buy it)!这回听懂了,却顿时傻眼了,装这块表的盒子在哪儿?刚学会用收银机的程序一激动就全又丢了,于是慌慌张张的跑去求救,那种狼狈样子一定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哈!第一天就卖了一块两千多块钱的表,虽然用的破英语,而且就会反复的那几句话竟然糊弄出去一块高级表,我那瘦小枯干的信心顿时又长大了一大截。第二天老板从多伦多回来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当着全部职员飘扬了我一把。

自此老板就封我为这家珠宝店的钻石,我也很露脸领先每月的销售额,甚至超越老板跃居第一,很快就成了大拿,在此我得好好吹吹牛皮,半年时间我就怀揣两把刷子,能文能武,俨然成了店里的二老板,老板对我是言听计从。

没多久我们一位职员因病不能工作要招新职员,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来面试错走进的另外一家珠宝店碰到的一位很和蔼的中年白人妇女,就向老板推荐,老板叫我偷偷去请她来面试。当然在我竭尽全力好话说了一箩筐后,老板录用了她。她就是我前面提到的Gail Mooney。

她刚开始跟我们一起工作时还好,慢慢地我开始不喜欢她了。我本性是男人肚肠,一定是错投女胎而潜伏在女人堆里的大男人。自以为钢筋铁骨,一身忠肝义胆,不惧权贵,宁死不屈,更不屑阿谀奉承,卖笑求荣,而实际上更象个屎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可现在每天看到听到的都是她无时无刻地在奉承阿谀所有的人,无论是顾客还是同事,简直是还未开口笑脸先送上去,一张开嘴来立即舌绽莲花,口舞金蛇,简直虚伪至极,恶心加点心。

于是我开始厌恶起她来,虽然表面我不表露出来,可内心是很鄙视她这种虚假阿谀的嘴脸的。

有一天店里没顾客,我也闲得发慌,正想找点事做,打杀掉一点时间。Gail笑眯眯地向我走来,然后我听到很愉悦,又软又绵的声音从她嘴里飘出:你今天的衣服好漂亮啊!你看上去太棒了!我顿时被她温柔美妙的夸奖一下子忘记了我对她虚伪的厌恶而笑逐颜开。我们愉快地聊着,她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夸奖赞美我; 什么我很smart,很聪明, 没有专业学过珠宝设计却会设计出那么多漂亮的珠宝,没专业学过珠宝鉴定却很快成为店里除了老板外的另一个珠宝专家等等等等。

那种从没经历过,被夸奖得恰到好处,象被搔到膈肢窝里愉悦的感觉让我每一节骨头,每一个肉细胞都轻飘飘的象是要飞起来似的。心里极其痛快欢畅以至于我整天都眉飞色舞,象是捡到了一块巨大的狗头金。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主动干了平时最痛恨的活---擦拭店中间最大的水晶吊灯。

晚上夜深人静,心里脸上还带着那份剩余的愉悦,我这个大瞌睡虫却失眠了。我开始回忆,思考和分析今天和Gail聊天的点点滴滴,我突然发现今天是一个分水岭,我就在今天不厌恶Gail了,不但不讨厌她了,还开始非常喜欢她。我细细回忆着她所说的话,仔细琢磨,连她当时说每句话的表情也都回忆了一遍。我发现她赞美我时绝对不是虚假的恭维,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精辟准确,恰到好处,再配上她真诚发自内心的笑容和温柔的声音,简直就是一场炉火纯青的心灵按摩!天哪!难怪无论顾客还是同僚,一旦与她说一会儿话,哪怕就5分钟,每个人都象被魔术师的魔棍点化了一样瞬间变得神采飞扬,笑逐颜开。

难怪面试那天我错误走进那间珠宝店时,与她那么短暂的接触,她温暖的微笑和两三句对话却给我留下了那么深的印象,以致于向老板推荐雇用她,潜意识里我被她的美深深的吸引。顿时意识到遇到她我真的捡到了宝贝了, 她将是我的良师益友。从此我每天都会默默地注意她,挖空心思潜心向她偷师学艺。

每当她与同事聊天时,我都腆着一张大脸皮,挤出一个傻傻的微笑,装着一个无知的小学生,跟他们混在一起假装很感兴趣的参与他们的说笑,心里却默默地记住她说的那些专门能钻到人心里,让人感到舒心快乐的话语,趁他们没注意还会在心理默默念叨几下。有时候因为只顾着默记她说的经典词句,竟连他们开的什么玩笑也没听到,以致于他们爆发大笑的时候,我也象滥竽充数的吹鼓手一样胡乱混着笑几声。

当她接待顾客时,我也会远远地偷听她与顾客的交谈,默默记下她说的精彩片断。后来又因为太远经常听不清楚,又心生一计,假装擦拭珠宝,尽量离他们只隔一,两米的距离打开珠宝展柜,掏出珠宝一边心不在焉的擦,一边偷听他们的谈话。后来新的问题又出现,本人天生有点笨,记不住那么多的金玉良言,后来又煞费苦心的买了一个小笔记本随身携带,遇到偷听到的精彩片断就干脆记录在案,没事的时候再象当年背毛主席语录一样好好诵念诵念,

那么认真虔诚的学习精神连我自己都经常感动得眼水涟涟。

以前在大学学习时,心里象长了一片荒草,屁股就像长了无数根的尖刺,每次大张旗鼓地早早去图书馆教学大楼霸占位置,装模作样坐下还没用功半小时就如坐毡针,丢下书包和一桌狼藉的书本笔记就跑出去干些不务正业的勾当去了。从来没认真学习过,学校四年真是糊弄学校, 糊弄老师,糊弄家长, 也糊弄了我自己。结果脑袋里竟然全装的是稻草,真是愧对老师们殷殷的期望和精心的灌溉。现在胡子一大把了才知道用心学习。不过现在心里饥渴学习的动机才真正让我这个年级差生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认真学习每天收集来的Gail Mooney语录。小笔记本也用破了两三本,越来越感觉到这种主动要求学习的快乐和喜悦。



每天除了尖着耳朵偷听她的金玉良言,手记她的经典语录,一颗心也不让闲着,经常琢磨她的幽默,语调,表情和内心。可是我屡屡哀叹她的幽默我学不来,假正经惯了,爹妈没传给我幽默细胞,可以省略不计,

但我起码可以学习到她与人交流的措辞和语调吧。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观察,终于发现她是一个美的化身,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感觉她的美,一种集一身都散发着愉快,温馨,真诚,关怀和暖暖的辉光。是我自小到大,从南到北都没遇见过的那种另类非常美丽的人。当然她的外表只是一般,还比较胖,无论怎么看都是一般较胖的中年妇女, 但外型的不美完全被她那种特有的美赋予了可爱的辉光而整体变的美起来。

我还发现她是一个快乐的发射台,无论何人只要跟她说话, 哪怕就靠近她,也会被她快乐的辐射所感染而快乐起来。

我们所有人包括老板都因为她而愉快的度过每一天,因为她我们的珠宝店就像一个快乐的大家庭,因为她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快乐而互相关怀, 而我也在不断地被她潜移默化, 不知不觉中也变得像她一样;快乐,真诚,关怀。 我发现每天我都习惯的挖掘出同事或客人一处而做真诚的赞美;或衣着, 或发型, 或举止, 或言行。我面上的笑容也变成了真正的笑容,而不是一种象以前那样为了利益而摆出来讨好的假笑。



后来我自己开了珠宝店,因为我把Gail快乐发射台和老板的珠宝知识两样看家本领学到了手,因此自己的珠宝店也开的风生水起。

我来北美这么多年有过几个人生的震荡,但这是我人生收益最大的北美震荡,我愿把它写下来, 一是让有缘看到它的人受益, 也能像我一样不仅自己成为一个快乐的人,也能给与别人快乐, 再就是时时刻刻提醒我自己;不仅要独善其身, 也有兼善其人。

我愿做一个真诚快乐的人, 也愿做一个真诚快乐的发射台。




Victoria 完稿于洛杉矶 2013年10月10日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