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路位于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区域,是上海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它与南京路齐名,如果说南京路是上海商业的象征,那么淮海路则更多得表现为一种品位、一种风格。它是全上海公认的最美丽、最摩登、最有“腔调”和情调的一条街。淮海中路商圈以高雅浪漫著称的百年淮海路,是一个众人眼中华贵雍容的购物天堂。而它持久的生命力在于自1900年诞生百余年以来,始终与时俱进的步伐与海纳百川的胸怀。

 

      上海人一旦离开上海,往往会想起上海的淮海路。

      阿拉睏拉床浪向,就开始神游淮海路,拿淮海中路上的商店一家连牢一家挨一挨二想一遍,是不是一家也勿漏脱,大家看一看。

      外地人欢喜兜南京路,上海人欢喜荡淮海路,这个是几乎人人皆知的上海口头禅。



      淮海路渗透“小资”情调,是上海人欢喜荡淮海路的一个原因。淮海路一直是流行服装告流行色个发布地。这不光光是指淮海路上交关权威服装店,勿断创造出标准大方个时装,同时翻新时尚个花色,而且淮海路上男男女女展示自家打扮风采,也是模仿学习别人前卫个新样款式个传播交流地。老多别的地方勿看见个所谓“奇装异服”都会在淮海路上第一个出现。

      五六十年代,规范个时装样式是保守的清一色,但是耐不住寂寞的海派男女总归是在锦上添花或者追求新奇。一种海外关系往往成为传播小资服饰个温床,从香港回来个人个穿戴当中露出个亮色,很快就成为大家仿照剪裁个对象,更加多个人是从香港寄来个哪怕是旧衣裳当中发现新花样,在小姐妹道里先传播开来,买勿到就自家剪裁,乃末缝纫机就成为结婚成家辰光“三机一响”中个必备品。

      就是在“文革”非常时期,灰罩衫铺天盖地个辰光,淮海路还是在翻花样,譬如看到人家短袖子衬衫个一只领头背后有一只缺口个花式,回到屋里就马上自家做裁缝,做成搿种式样。女青年走在淮海路上,这条路就成了伊拉制作时髦服饰个参考佳地。



      从淡水路到襄阳路的一段淮海路,是长期以来最繁华的,一直到90年代改造之前,上海老字号、名牌特色店林立,市面繁荣,店里向热闹非凡,店外“荡马路”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到了80年代,由于自由市场的开放,望西的华亭路,朝东的柳林路也成了人头攒动闹猛之地。

 

      我最早接触淮海路的饮食,是“罗宋汤”。还辣读小学个辰光,有一趟父亲带我去复兴公园后门个雁荡路,吃了一碗鲜美个“罗宋汤”,这是非常正宗个俄式汤点,从此我就一辈子爱上了“罗宋汤”。那时还是50年代初期,在淮海中路重庆南路一带,当年还保留几家有名个俄餐厅,像淮海电影院隔壁就有一家“东华俄菜”,价廉物美。罗宋面包、色拉面包,就成了我最欢喜个点心。原来的“华盛顿餐厅”到50年代改名为“上海西菜馆”,仍旧以俄菜为基础,还有法式西菜加入,我就常去光顾,现在个“红房子西菜馆”,原来是意大利人开的,法式菜点比较正宗,也有俄菜,去吃奶油忌司烙明虾、烙蛤蜊、葡国鸡、牛排,可惜搿爿店最近居然取消了罗宋汤。

      和俄国人经营有关的还有“泰昌食品公司”“老大昌面包”、“哈尔滨食品公司”,其名称和特色延续到五六十年代。后来一直到80年代“哈尔滨食品公司”出产个“奶油裱花蛋糕、奶油椰蓉夹心糖、酒心巧克力、超级水果蛋糕”,常常要排队再能够买得着个。当时茂名路、陕西路一带的淮海中路上,集中了一些顶有特色个食品店,像“上海食品”店个“巧克力酥心糖、奶油蛋糕、罗宋面包、色拉面包”,“老大昌食品”店个“白脱蛋糕、朗姆蛋糕”西式糕点糖果,一直是附近个上海人个争购热门,排队起来劲头十足。

      在60年代前期过年过节辰光,大家都要买“哈尔滨”个“礼花”糖送人或者招待人客,用“玻璃纸”包糖就是从这些食品厂开始,各种粉红、果绿颜色个包糖纸十分吸引人,还有意印上些拉丁拼音字母,到了“文革”辰光,糖纸头还是原样鲜艳,只是改印为“最高指示,要斗私批修”而已,下头个一行小字“上海哈尔滨糖果厂”变为“上海工农兵糖果厂”。可见上海个海派文化如此深入人心,小资情调即使在非常岁月里,还是能悄悄个顽强个表现出来。

 

      中式菜肴,名牌饭店酒家,还有饮食小店,各帮品种纷呈,这些酒家饭店有老牌“绿杨饭店”、“成都饭店”,大多数分布在思南路口个两边。还有“大同酒家”的“烤鸭”,“美心酒家”的“蚝油牛肉、秋叶包、 果珍鱼丝、酥皮鸡蛋挞”,都是老有特色的。本帮菜“老人和菜馆”门前总归是一泼老吃客,菜馆卖个“醉鸡、糟猪脚”十分受欢迎。记得有一年大力号召为工农服务个辰光,有一趟我中午经过高级的“成都饭店”,看见店门口头一块招牌,写着供应“阳春面”,也和小摊头一样是8分钱一碗,我进去,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感到有点别扭,但是当我看到服务员端来一碗表面拉得十分齐整、油水老足个阳春细面个辰光,非常感动,这个是我吃过个最鲜美最难忘个一碗阳春面。

 

      最好吃个面要数雁荡路的“味香斋”小面店,这是我最欢喜去吃汤面个地方,不但有各种鲜美个“过桥”,连一碗最普通个“麻酱拌面”也做得特别鲜。而且可以应食客个要求给你下紧汤、宽汤、烂一点、硬一点、勿硬勿软面条,我一看一张墙头上一张说明,再晓得一碗介便宜个汤面,居然还有这样多花头个吃法,小小个一家门面个面店居然可经营得这样介别有洞天,温馨异常。



      传统糕点,都带点海派风味。成都南路口西面个淮海路上,有一家“光明邨大酒店”,做个“烧卖”、糕点、面食非常精致,还可以外卖。“沧浪亭点心店”个“咸菜竹笋面、柠檬素油年糕、百果松糕”,“高桥食品厂”个“高桥细沙千层糕、薄脆饼、高桥豆沙月饼”,“四如春点心店”里个“汤团”、“蒸拌面”,长春(原名“红旗”)食品店个“鲜肉月饼”,都是各有特色的小吃。正宗老店“野荸荠”是一家精致个综合食品店,门口外头卖各种可口个冰冻汽水、冰砖、雪糕脱冰淇淋,我曾经只用一元钱买到过一位老师傅当场制作个火腿片,拿金华火腿?成功极薄个肉片,再连搭起来形成一张八开大小像纸头一样薄个肉片,师傅个熟练刀功绝技,令人赞叹。思南路口有一家“天山回民食品商店”,专卖自己生产的“话梅糖”,是我最欢喜吃个一种糖,从试销开始一直到今朝,糖纸头浪个图案一直没啥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辣雁荡路口个“培丽土产公司”,后来改名为“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店”,集中了南北货之精华,无论是各种酱菜脱仔调味品,还是很多干货都长期受大众欢迎。这家综合性土特产商店脱靠近思南路的长春食品商店。陕西南路口个第二食品商店(原称“万兴食品”),是淮海路南面路上鼎立三处个最有权威性个综合食品店。在思南路对面,还有一家“庆丰熟食店”,专营当日熟食,红肠、叉烧、方腿、酱鸭、白斩鸡、牛肉、酱猪肉、素鸡,还有猪油渣,真正是一流,远近闻名。

      顶顶令我遗憾的是,我居然没有去过高雅又大众化的“天鹅阁西菜社”。

 

      上海历史悠久的商店,开在淮海路上的,有“金龙绸布,大方绸缎,伟多利食品,老大昌食品、老胡开文笔庄、茂昌眼镜、小吕宋帽店、西门子钟表店、长春花店”等,都是从解放前一直开到五六十年代,有个延续到80年代,店名保持勿变,开设地点也没移动过。淡水路附近个“老胡开文”,专卖纸墨笔砚,尤其是小楷毛笔,堪称一流,我是用这家小店的毛笔长大个。“西门子钟表店”里,我买过质量最好的上海牌手表,也改装修理过别个手表。还有一家在陕西南路个唱片店,在50年代还在卖很多外国唱片,当时在上海可能是独家了。

 

      重庆路口的“旧货商店”,最令人难忘。一头面对重庆南路,一头从长乐路开门,商店四周围面积很大。各种旧货都有,多数采取寄售收佣金方式。大量当年勿流行个解放前的物资,从一些破落门户流散出来,其中勿少精品,辗转他人。从整套红木家具到古瓷器名书画,猎枪,名牌舶来品,衣裳,脚踏车,文化办公用品等等,五花八门,长年周转迅速。买卖之间,有说勿尽个心酸,也有淘来勿易的喜悦。有的东西,在外头市面上已经难以寻觅,有货者赶快拿去寄卖,急需者能够买到八成新个旧货,倒也得来全勿费工夫。会淘物事个老懂经,乐疲于此,会发现交关新鲜个旧货。就是进店看看,也会长知识,了解勿少掌故和背后的人情沧桑。

 


      现在还存在的上海妇女用品商店,成立于1956年2月,记得之前这块地方原来就开了多家解放前延续下来个时尚服装店。公私合营前有个手帕厂,集中了一批手帕图案个设计师,设计出各种风格个、描绘水准极高个“花绢头”,一批又一批,图案层出勿穷,有国画式个,有西洋油画、水彩画式个,有抽象画个,也有实物写真个。有花鸟,有山水,有静物,有人物,有模仿个西洋画,有各种动物卡通……,每条手帕,就是一幅佳画。花绢头柜台前头,成了50年代个时代绘画风格个展览场地,曾经使得多少女青年陶醉过。这一波手帕艺术个高峰到60年代中期就衰落了。
 



      新华书店、上海旧书店和瑞金一路转弯角上的“泰山文具店”,是我六年当中去得最多的地方。在思南路对面还有“上海报刊门市部”,一出新期刊新报纸都好买到。《电影故事》、《上影画报》十分抢手,《人民文学》、《诗刊》、《文学遗产》,甚至受众老少个《数学通报》、《中国语文》专业期刊,这里都买。

      照相馆,黄陂南路对面的“蝶来”、重庆中路边的“青鸟”(后称“万象”)都是老牌著名相馆,阿拉还常常去欣赏这些照相馆勿断变换个橱窗。


 
      淮海电影院附近还有一家“新光光学仪器商店”,在50年代辰光,看进去有眼神秘兮兮,外面橱窗告里向柜台里摆着勿少仪器,一副知识型的面孔。后来在70年代以后,就变得很亲近起来,当时为了节省照片洗印费,大家流行自家屋里冲印照片,自家制作个扩印机里放印照片,所用个洗印液、定影液,照相纸,都是到新光里去零拷拆买个。在马路对面,有一家“海影摄影社”,是老底子开在新城隍庙的“良友照相馆”搬过来个,专门冲印120和135的黑白照片。当时用名气老响的上海自制个“海鸥58Ⅱ型”照相机,拍摄个135软片照片实在忒小,但是要放大又没介多钞票。

      在“上海长春食品商店”的对面,有一条短弄堂,外头挂了一块“上海第十二女子中学”的长牌子,入弄堂里向左转弯有个“伟民集邮社”,买邮票,还可以在弄堂里交换邮票。


      “上海床上用品公司”个“羽绒被”和各色美丽大方花样个床罩,“益民百货公司”的“培斯塔衬衫”,“开瑞服装店”个各种台型的“茄克衫”,“香港童装店”的“贴花镶式男童装”、“拼花马甲套装”,都是特色独具个名牌,“康歌电器公司”里五六十年代我经常去买78转和33转的“中国唱片”,当时都可以试听。80年代我去买立体声唱片、录音机告磁带,买长风牌“带唱机的晶体管收音机”。

 

      还有一些老牌的商店,记得的有“中华烟行”、“正章实业总公司”、“徐重道国药行”、“古今奶罩公司”、“益大中老年服装商店”。理发美容方面,有著名的“紫罗兰美发厅”、“红玫瑰美发厅”、“白玉兰美容院”,交关小资打扮,从头而起。



      淮海路的多样化,还表现在很多公寓或者弄堂个出口处,都有一些小摊,有的只有一个营业者,或者帮人织补,或者卖便宜打折个衣裤裙子,或者卖些蛮有特色个、日常需用个小商品,十分方便住民。有个弄堂门口,还开有小吃点心排档,像和合坊弄堂口的“生煎馒头”、“咖喱线粉汤”,有口皆碑。淮海路上也有卖低档货的店,像黄陂路口有一家“宝康”,80年代卖零头布、花边、纽子,卖低档衣裤等等家常实用品。

 
      昔日个淮海路,是人民大众购物游逛个好天地,有人脉,接地气。



      淮海路的真正大改造是这一趟,如今的淮海路已经面目全非,80年代后期去国外的上海人,回到上海再游淮海路,夸张点讲,除了法国梧桐之外,都已经不认得了。

(图、文来源网上)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