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美洲狼

 

洛杉矶是著名的金色之州,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约有三百五十天都是阳光灿烂。我们与其他地方不一样,阳光太平常了,而阴天是好天气,下雨天是值得庆祝的好日子。

每当下雨,大家的脸上都带着欣慰的笑容,而我这个山野之人更是喜气洋洋,为山里的树木花草高兴,每次看到哗哗的雨水, 就好象能看到树草们欢快的大口大口的喝着雨水。

星期五我们洛杉矶地区普遍降雨,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我知道,这场雨会给山里带来一片美丽的野花,山上一定是连绵起伏的绿色草浪。本来下雨第 三天才适合去爬山,因为山地的小路泥泞不堪,走不一会鞋子就沾满泥巴,每只鞋都重有十磅。本不打算星期天去爬山,可还是忍不住对大山的迷恋,朋友一个电话 就缴械投降,不顾泥泞的山路, 乖乖的去爬山了。

一爬上第一个山头,温柔的绿草浪就绵延起伏的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还含着清晨的露水,在朝阳的照耀下放出晶莹的辉光,看着美丽的景色,深深吸一口带着阳光,潮乎乎绿色的空气,心里真是快乐舒畅无比。

这么美丽的草浪只有亲临才能体会那种美,照片只能将一个局部呈现出来,而我摄影技术又太差,大家只能配上自己的想象对付着看看吧!

我们一边踢着湿漉漉的野草,一边在泥路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这片绿浪翻滚的小路上行走。我这个色女,一边斜着半个眼睛注意脚下高低不平的小路,一边用剩下的一个半眼睛,色迷迷的在这绿色山峦上溜来溜去,真想把每一个眼睛所能触及的美景统统装进脑海里带回家。

看看这些等待太阳就开放的野黄花

看到柔顺向一边刷刷看齐的绿草浪,要不是太多露水,我真想在上面打个滚,然后赖在草从中望着蓝蓝的天空睡上那么一觉。

看看这象郁金香那么大的粉色野花

一边贪看绿色的山峦, 一边搜索着野花的踪迹,今天走的这片山野花不多,尽是深深浅浅,绿绿黄黄的草,大部分是野麦草,也有毛毛草,零星看到象小葵花鬼子姜似的的黄花。

好不容易看到几颗鲁冰花, 赶忙拍下来。

露水打湿的鞋裤,鞋子也沾满了泥土,下半身就象泥猴子一样。每到有石头地方,就会赶紧用石头刮掉泥巴,心里不住的喊苦叫累, 回家洗鞋可是力气活啊!愁死我了!

一路满眼都是嫩绿,鲜绿,墨绿的草浪,看的我一对色迷迷的眼睛都开始发绿光了。所以吃完饭后,我觉得一对色眼还没一饱眼福, 觉得意犹未尽,就脱离大部队,与领导一起从另一条路往回走, 目的就是去看看每年都有野花盛开的另一边山峦,当然顺便探看黄色芥末花今年跑到哪里开花去了,以便花期到了好呼朋唤友来照些臭美照片

真恨自己没带些漂亮的裙子来拍几张臭美照,就穿着爬山服装照吧

每年黄色芥末花都会打一枪换个地方,每年都换地方开花,也不知为什么,更不知它们没长腿却怎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开花,往往去年盛开芥末花的地方,今 年却一朵不见,要不就是孤零零的一棵两棵,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它们是靠风把种子吹到别处生根发芽开花,一定是, 要不怎么那么奇怪,它们都长腿自己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芥末花期一般是三月下旬到四月,我们只看到山沟里一小片,而且还没长得太高,被高草半掩着。

一边走一边又是用半只眼睛看路,用那一只半的眼睛到处搜寻野花盛开的芳踪。

两边的山脊上有好几处盛开的罂粟花,远看绿色中点点艳黄,就象绿色毯子上的花纹,可惜太远,不能痛快一饱眼福,只能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恨恨的,使劲的多看两眼,以期待能够记住这美丽景色。

回来的大路边一路都是盛开的罂粟花,有点象人工种植的,又大又艳丽,终于让我能好好看看这些美丽的野花了,掏出相机又开始拍照,但怎么照也没有Landcaster那一眼望不到边壮观的花海,不过我这个花痴还是很快乐的,照了不少相片,领导等的不耐烦,自己先回家了。

看看我拍回来的罂粟花照片吧!

罂粟花

罂粟花

罂粟花

罂粟花

最近因为空巢无所事事,每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混吃混喝,实在闲得难过,就一时兴起,去报了个地产班上上课, 所以被老师逼迫的认真学习,没时间写博客, 今天就胡乱写一篇吧,以谢支持我的朋友们,希望带给你们快乐!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