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如斯

进城为了看樱花,一家人先找个地方吃午饭。这边一餐饭吃掉了时间,大学那里赏樱点的停车场爆满。结果花没看成。

午餐非常简单,各人点一样。Cioppino,tomato prawns,fish&chips。不难吃,数桌边墙上这幅画最出色。再过一些年,要是去修社区学院的艺术课,大约也会细细地画这种风格呆板的 苹果和葡萄。主厨在前台晒一大叠名片, Chris Zarkades, Executive Chef,也不怕坏自己的名声。

没能够在校园里赏樱,在校园外僻静的小街上邂逅三姐妹似的樱树。这个周末樱花开盛,学校在网上把花讯一公布,全城的人都跑去了。

街转角上有个小教堂,斜枝垂璎珞,遮住了耶稣的脸,像是不忍目睹他生命的结局。

进城的计划包括三项活动,吃饭、看花、逛一家专门卖鱼的宠物店。那家店号称拥有本地最多种类的观赏鱼。

奔去鱼店之前在水边走了走,探探春消息。

风很冷,云层底下,一个村落浮在水上。

太阳的光线穿透过云层,人就是为了这样的光照才住到湖水上来的吧。以舟当车的选择,云悠悠过天空,船在等主人。

船屋村的村道,不见一个人影,大概也都去赏花了。

前些年船屋都比较矮小简陋,有那种风雨里谋生的情调。这几年翻新的一些船屋更象休闲的别墅,高大上了,但是不像原来的船屋了。

譬如这样现代风格的船屋,一点都没有那种系船为家的意境,是坚固的与时俱进。

比较喜欢老式的水港小桥,矮小的旧船屋。各家的生活所用要从桥上运进载出。

冬天湖上会很冷,要烧木头取暖。

在那个囤积了一垛木柴的船屋的背面,有一条船泊在绿丝帘后。

船旁边,一个石灯笼立在岸上。

好一份用心的生活,也懂生活。星点三两缀枝头的红花是贴梗海棠,想来造景的人对东方园林的趣味相当熟悉。

也喜欢这一栋翻新的船屋,保持着旧风格。屋主心里想着它是一条船,所以要插上国旗。

一只风信鸟在看一盏灯。

再看和它毗邻的船屋。。。

君到北国见,人家尽枕河。

那一个瞬间,感慨良多。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