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美洲狼

自从五年前开始爬山,就开始对山里的野花着迷。看到越多的野花就越是喜爱野花过于家花了。虽然家花比野花艳丽多彩,花朵硕大华丽, 但在我看来家花都带着脂粉气, 就象化了妆的美女,虽然美丽异常, 但却矫揉造作。而野花是那么的自由自在,在温暖的阳光下随意舒展着枝叶,展露清纯而毫无矫饰的美丽。

每年我都特别盼望一月份, 因为从那个奇特的一月开始, 我就开始了我爬山追逐野花的旅程, 一直可以追到七,八月。一月是梅花,二月可以看到各种野黄花,紫花,三月就是罂粟花,还有金色黄色的野花,四月漫山遍野的黄芥末花(特别象油菜花),还有 带着幽香的黄金花,五月就有高山各种野花,悬崖的石缝中,姹紫嫣红,再就是亭亭玉立的龙舌兰,六月就能看到野生兰花,黄球花,大朵的五星胡须花,七,八月 就可以看到紫花,还有鲜红的野爆竹花。

从此我就成了山里的花迷,追逐盛开的野花去爬山, 哪里有野花盛开的消息, 我都会心痒难挠的惦记着去探访那些自由自在盛开的野花。

本来我从来都没有去死亡谷看看的愿望, 一听那个名字就能想象那里一片荒寂,干旱的连石头都会掉渣。可是18号那天晚上我无意浏览新闻,看到一则新闻:死亡谷十年一遇野花怒放。 呀死亡谷有花?而且怒放!于是上网一阵乱搜,竟然还有录像, 一看到那些漫山遍野盛开的野花,我就两眼放出绿光, 就象贪婪的两只狼眼,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流出一溜串的口水。领导看到我一副馋样,就主动说,如果你想去看花,我就开你去。 还是领导知道我这个花迷,于是赶紧查看攻略。

因为路途遥远,必须前一天晚上要到达那里,第二天一早去看花。于是赶忙打电话订露营地,可是营地早就预订一空, 连未来的一个星期到下个周末也满额, 没有办法只好搜寻看看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住一晚。

后来发现有个免费的营地,不过非常有限,才十个位置,我抱着死皮赖脸的宗旨,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去那里找个面善的人家,献上一副笑脸,鼓起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蹭半个营地对付一个晚上。主意已定于是在爬山帮里招兵买马,可惜没人响应,正好我就和领导来个浪漫探花之旅。

租了部SUV,车上塞满了露营用的吃喝拉撒睡用的东西, 就一个晚上竟然装了满满一车,中午出发。一

刚开始还兴致勃勃,不一会我就梦里去见周公,睡来睡去睡了好几觉,怎么还没到,太远了!天开始麻麻黑了才拐进死亡谷国家公园。

死亡谷国家公园真是一个特殊地质地貌的公园,其特殊多种类的地质地貌和奇观不亚于黄石公园。以前就主观的以为那里就有一条低于海平面的山沟沟,干旱 无比,酷热能摊鸡蛋,然后就是一毛不长,所以从来也没欲望想来看看这恶名昭彰的地方看看。一进死亡谷就发现这里的奇特之处,每走一段都有不同的地貌和植 被。一进来就看到黑土上漫山遍野一从一从的象篮球一样大的草球错落有致散落在目力所及的地方,非常壮观,且又像是有一只神手亲自种下这些草球,均匀而不拥 挤。

再开一段就是红土,白土山相互交错,长着desert特有的灌木从,也象是有人专门种植的一样,没有乱哄哄的挤在一堆,他们非常有规矩,有间距的生长着。

很快就上山,这里的山是黑,红,黄,白纵横交错,白中有黄,黄中有红,红中有黑,很是令我目不暇接。

下山的路边开始出现芦苇一样的高草,根部高高矗立在沙地上,不知为什么根部长那么高。

下到山谷,见到的是一马平川的沙地,平的就象是一个沙湖,沙湖上长着一撮一撮的草,恬静而安详。

一路上有好几处的山真是很奇特,有点不可思议的是,白色的山峦上面覆盖着一层黑乎乎的石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难道若干年前,远处有火山爆发, 将这些烧黑的石块从火山里喷发出来,然后再如下雨一样的降落到这里,要不怎么会这么均匀的覆盖这些白色的山峦上?

天一下就黑了,我们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我们的营地,最后只好就近找到一个大营地,死皮赖脸的蹭了半个营地,拿出一小盘爆米花以示答谢。

黑暗中头灯也不知塞到哪里去了,只找到手电用来搭建帐篷,黑夜中分不清帐篷前后,手忙脚乱之中还好营地面善二白人女子又借营地灯,又帮支帐篷,临时的小家草创而立。

抹黑煮了一锅方便面连汤带水我们两吃了个底朝天,然后抚摸着凸起的肚子满意的欣赏着一轮满月,亮晃晃的月光下,知道今晚是看不到银河了,乱转了一圈就挤进狭窄的帐篷呼之噜之了。

半夜被一阵群土狼的欢乐的狼嚎声吵醒,这群狼就在营地附近, 好象也就30到40米远,群狼嗥叫,有一只调皮年轻的土狼还象狗叫一样嗷嗷的叫两声,迷糊中我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嚎声,辨别大约也有7到8只。

6点钟就赶忙起床,饭店没开,只好自己做早餐,用露营炉子做了一锅玉米麦片粥,就着带来的卤蛋,咸菜我们两吃的舒舒服服,收拾帐篷行装就奔赴野花地。

顺着190往furnace creek 开,路的两边开始有着稀稀落落著名的死亡谷golden desert黄花,我们一直开到花探报告的bad water road的南边,那里的花开的比较浓密,我换上裙子,围上艳丽的围巾,花枝招展的为这些美丽而又神奇的花拍照。

这些desert 黄花象雏菊,有一枚银元大,茁壮之处有半人高,瘦小之处也有小腿高。花叶是灰白色,叶片上毛茸茸的 , 典型的恶劣气候下生长的植物,它们不但黄中带金,花色很正,颜色鲜丽,还有菊花特有的馨香。在花从里照相,心肺都充满了花儿特有的香气,我不禁深深吸一 口,真想在这花间躺下眯一觉, 那才叫一个美呀!五奈,还要赶时间,不仅要为这里各种花儿拍照, 还要为我这老黄瓜拍些美照,所以赶快叫领导为我拍些臭美的照片

野花

野花

野花

野花

看看我在花里是不是与花儿比美,当然还是花儿比我娇嫩, 不过我也不甘落后,与花儿争艳斗彩一番。

这片花海真是壮观, 连绵起伏能有十几麦远近,一直延伸到山脚, 虽然野花并不浓密,但放眼远远望去一片金黄,也甚为壮观。

这些花真是神奇,花种一直潜伏在干涸的沙石里,几年甚至十几年,只要一旦有水,就一场雨,它们就能迅速发芽开花结果,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完成一个生命的循环, 真对这些顽强而美丽的生命肃然起敬。

看完了这些美丽香馨一样的花,我们又去寻找死亡谷著名的5点花,终于找到它们了,圆圆娇嫩的粉紫色的花瓣包成一个花球,只微微开放一个园口, 仅能看到那五个红点,粉嫩的花朵是那么娇嫩,楚楚令人怜爱,看看我拍的照片。

五点花

五点花

我们又去找到了好几种花, 有两种紫花, 一种奶白小花,稚嫩的小黄花

小花

小花

小花

小花

小花

小花

小花

看完花我们去看看那片盐碱湖,湖里一片白花花的盐碱结晶,趴在地上仔细那些结晶,竟然看到那些结晶象冬天冻的冰花,象树一样还有支支叉叉,面对这片纯白的盐碱湖,我又一次换上了喜爱的裙子,在这片白色世界里忘我的翩翩起舞。

白湖照

白湖照

盐碱

 

白湖照

 

 

我们到Golden Canyon hiking,一共来回3麦, 对我们经常爬山的人来说是小菜一碟, 可对一般人来说还是不那么容易的,一路又看到变化多端,色彩迥异的地质地貌,走在峡谷里领略这不可思议各异的地貌, 真是感叹不已。

看看这张

看看这张

 

看看这张

看看这张彩色画板

看看这张象血在滴吗?

看看这张

看看这张

最后我们到了沙漠, 真是不可思议,诺大的公园山峦环绕, 到处都是彩色的石山,高山, 竟然会有一片象浪花一样起伏的美丽的沙漠。但是很可惜,沙漠被人们的脚印踩得乱七八糟, 真希望来阵大风把这片沙漠吹得干干净净,再有几条沙漠波浪式的沙丘, 不过又白又细的沙子也足让我陶醉的了,我穿着红群子, 脚穿登山鞋,象一个乱搭不懂时尚的疯婆子一样与领导慢慢向沙漠的深处走去。沙漠深处几乎没有人,我放肆的脱下登山鞋,拿条沙巾忘情的在沙漠里乱舞着。 领导开玩笑说,这里没人, 你可以裸舞,我贼头贼脑的看看四周, 面对这片纯净的沙漠,真有一点想半裸的躺在暖暖沙漠里的冲动,但终究脸皮不够厚,跳了一会不伦不类的沙漠舞后,随便拍了几张照片后就收兵了。

沙漠

沙漠

沙漠

沙漠

沙漠

要写的实在太多了, 只捡主要的写一写,希望给大家带来快乐和美。

加微信号

想进游美加旅游微信群的可加此微信号入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