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中心、教育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青少年优秀原创科幻作品大赛”传来佳讯:中国科大推选的科幻作品《桥头下的老疯子》摘得全国短篇科幻小说大学组唯一的一等奖。

《桥头下的老疯子》主要阐述的是时间和平行宇宙间的联系,并且有穿越与悬疑的元素,对涉及到时间、平行宇宙以及人类大脑等部分进行解说和猜想。

 

“很高兴我的作品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能够获奖可能更多来自作品中浓厚的物理思想,这是我在中国科大学习和同学交流中慢慢养成的。科大的这种科学与理性的思维方式,是我作品能够脱颖而出的关键。”祖一鸣同学在知悉获得一等奖后这样说道。

 

 

一起来看!

「桥头下的老疯子」

精彩全文

 

 

 

在旧城区的第一座桥头下,有一个老疯子。虽然大家都叫他老疯子,但是听说,他的年龄并不大。

 

老疯子喜欢讲一些疯疯癫癫的故事,周围的孩子们都很喜欢听,但是家长们严令禁止孩子接近他。因为据说,老疯子杀过人,他自己说的。

 

我也很喜欢老疯子的故事,为此,我特意在这附近租了个房子,专门去听他的故事。老疯子的故事很有趣,会给我带来许多创作上的灵感。所以哪怕附近的人警告了我很多次,说老疯子是个危险的家伙,我也毫不在意。真正的杀人犯我都见过,还会怕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家伙?

 

多亏了老疯子,我已经完成了好几部小说。我准备把他们编成书出版,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老疯子的回忆》。这本书一定会大卖,我对此深信不疑。

 

这一天,我照例来到桥头下,带着老疯子的早餐。

 

“喂,”老疯子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是一名教授!”

 

“哦?”我做出一副惊讶地表情,熟练地在纸上记下这一点,然后问道,“那么,您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呢?”

 

老疯子咬了一口包子,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你懂什么,我是自愿变成这样的!要知道,我可是做过世界第一富豪,甚至统治过世界的人!什么地位我没有拥有过?什么奢侈的生活我没有体验过?嘿嘿,只有疯子,我是第一次做,不过说真的,做疯子很有趣,很有趣!哈哈哈!”

 

没错,在老疯子之前的故事中,他不仅做过富豪、统治者,甚至还做过杀手、航海家、飞行员....但是教授,他还是第一次提到。

 

“请问教授,您能跟我说说,自己的故事吗?”

 

“看在你给我带早餐的份上,我就花些功夫给你说说吧!”

 

瞧,这就是我给老疯子带早餐的原因。

 

“唔,当年,我是一名专门研究时间和空间的教授。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虽然已经提出了100多年,人类对于时间的理解也在不断地进步,但是一直以来,时间都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东西。为什么我们只能随着时间的脚步向前进,难道不能尝试着跟时间唱个反调吗?嘿,小伙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想,您的意思大概是时空穿梭?”

 

“时空穿梭....真是个不专业到家的词汇,算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那么,你知道怎么样才能改变时间吗?”

 

“额,速度能够超过光速,就能逆转时间?”电视上好像是这么说的。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听听,多么丑陋的回答!爱因斯坦要是听到了你的话,一定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哈哈!小伙子,你为世界物理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你救活了爱因斯坦!哦,对不起,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你?”

 

看到老疯子在那里又气又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我竟然感觉到一丝尴尬。桥洞中,老疯子的声音一遍遍地回响,好像连它也在嘲讽我。但是我不在意。

 

“相对论,相对论,就是相对运动下产生的理论!爱因斯坦的整个理论就是建立在光速不变的基础上,超越光速就能逆转时间?扯淡!超光速之后的世界谁也不知道,逆转时间就是在做梦!做梦!”

 

他是个疯子,我可以容忍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

 

老疯子越说越激动:“相对论就是,任何一个物体都是运动的,不存在绝对静止的物体!而当两个物体相对运动的时候,一个物体相对于另一个物体上的时间就会被压缩。也就是说,如果你乘坐一个速度很快的宇宙飞船远离地球,再回到地球,宇宙飞船上只过了两天,但是地球上可能已经过去了两百年!如果飞船速度足够快,几乎到了光速,那么飞船上的一分钟,可以相当于地球上的一万年!哈哈哈!一万年!”

 

我拿出纸巾,擦了擦老疯子喷到我衣服上的口水,然后继续记录。突然,作家的思维让我意识到了什么:“可是,既然是相对运动,不是也可以将飞船看做静止的吗?那么,为什么不是地球上的两天相当于飞船上的两百年呢?”

 

“咦?能想到这个问题,说明你还不是特别蠢。这其中牵扯到加速度效应,我想以你现在的知识水平应该不希望了解到这些东西。瞧,我多么体贴!”

 

“所以,从这来看,时间可以被拉长,可以被压缩,但是绝对不可能被逆转!也就是说,作用在一个人身上的时间,是不会改变的。如果你本来能活八十年,那么不管怎么折腾,你的身体这个参考系上的时间过了八十年之后,你也还是会‘BOW’!变成一具可爱的尸体!哈哈哈!”

 

“所以,返老还童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我一直这么认为。直到我与一个研究平行宇宙朋友的交谈,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要到重头戏了!老疯子的很多故事就像电影,哦不,可能比电影还要精彩,就好像他真的经历过那些事情一样。疯子的脑袋中,像是蕴藏着无数个世界。

 

“小家伙,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感觉现在发生的一切曾经在梦里见到过?”

 

虽然老疯子问得很突然,但是我早已习惯。为了故事,我很认真地回答道:“您说的是既视感吧?这是个心理学上的现象,是大脑中的知觉系统和记忆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

 

“嘿嘿,你真是这么想的吗?悲哀!什么是心理学?在我看来,心理学就是建立在经验与空想上的学术!没有任何科学性,没有任何理论性!你说这是大脑知觉系统和记忆系统的相互作用?人类至今对自己大脑的了解不足百分之一,你凭什么这么说?都是臆测,臆测!”

 

我不生气,一点也不,毕竟,能和一个疯子讲道理的人,多半也是疯子。更关键的是,我很快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你知道什么是平行宇宙吗?”

 

疯子的思维果然跳跃,但是这次没等我回答,老疯子就自行说起来。

 

“想象一下,假如我们不是生活在三维空间,而是一个二维的平面空间,就比如一张纸上,我们就像愚蠢的漫画书小人!把这张纸拿去复印,就能得到无数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纸,当然由于墨迹的问题,有些细小的地方会不一样,比如有某个标点没印上去,可能有人会因此变成弱智,但是这不影响整体。把这些纸复印无穷无尽的份数,对于其中的一张纸而言,其他纸就是平行宇宙。”

 

平行宇宙?听起来很有意思,某些科幻电影里是不是有这样的桥段?

 

“这些个平行宇宙之间极其相似,但总会或多或少有些差别,哦,就像你给我带的这几个包子。不过说起来,你这包子是从哪里买的,味道还不错。”

 

味道当然不错,周围一里地的包子店我都跑了一遍,就这家的包子是你最喜欢的。而且这包子似乎还有让人失忆的功能,老疯子每天都会向我问一遍同样的问题。

 

“不过,最关键的就是,这些平行宇宙间的时间,是相互独立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额,时空穿梭?”

 

“天呐!虽然你用的这个词让我恨不得撕烂你的脸,但是你说对了!难以置信你这样的人都能答对,是蒙的吧?没错,肯定是蒙的!”

 

我丝毫不在乎老疯子的冷嘲热讽,而且一点都不尴尬,因为我没心思考虑这些。

 

“然后呢?”

 

“然后?哦,对了。我的朋友告诉我,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不是心理学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原理,而是来自于平行宇宙!”

 

老疯子拿起没吃完的两个包子:“在两个几乎完全相同的平行宇宙,由于时间相互独立,所以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中没发生的事情,在那个宇宙可以发生过。”

 

“于是在某个点,”老疯子先在一个包子上咬了一口,又在另一个包子上同样的地方咬了一口,“就在我咬到第二个包子的前一刻,它看到了另一个宇宙,自己被咬了一口的事实,也就是第一个包子,于是它就可以提前预知自己的命运。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处——他们都会被我吃掉。”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平行宇宙中,另一个自己经历过的事情,通过某种方式传到了这里我们的脑子里,这样形成的?”

 

老疯子露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咦?你竟然能够理解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继续问道:“但是,这也是你的臆测,完全没有办法证明,你怎么能说它是对的呢?”

 

“胡说!”老疯子急的跳了起来,“谁说我没有办法证明?我能证明!我成功了!我早就成功了!天呐,你竟然敢质疑我!”

 

虽然被骂地狗血喷头,但我还是微笑着履行自己的职责:“那么,请问你是怎么证明的呢?”

 

“哼!”老疯子一脸余气未消的样子,“要不是看在你给我送包子的份上,我才不会再跟你废话!”

 

看吧,包子的作用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等老疯子气消了,他才继续说道:“提出这个设想后,我们两个人一起研究,最后得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嘿嘿,胆大包天的假设!既然平行宇宙的影像能够传到我们这里,那我们这里的影像也同样能传到其他的平行宇宙,考虑到这些影像都是通过大脑传播的,那我们能不能更近一步,将我们大脑里更多的东西传过去?”

 

“更多的东西?”

 

“没错!更多的东西!包括你的记忆,思维,还有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比如你不为人知的思想。用你那矫情的话说,就是把你的灵魂,全部送过去!”

 

有意思,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

 

“但是,要想进行实验,就要搞清楚这种现象的原理。对!原理!几经实验之后,我们发现,人类的大脑中的某个区域,会发送和接受某种信号。这种信号不是电磁波信号,它的位置、速度都没有办法测出来,甚至连波长、频率也没有办法得到。就好像它是从虚无缥缈中‘BOW’地跳出来一样。”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种信号存在的?”

 

“怎么得到的?很简单,只要把人脑分成几块,就像切豆腐一样。然后分别进行信号屏蔽,最后看输出的神经信号就行了。很简单吧?从这点来看,人比猴子要好用地多。虽然这种信号我们看不到,但是那块区域在完全屏蔽之后,再减去本底,还是会无规律地输出神经信号,所以我们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们...”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进行活人实验?”

 

老疯子显得毫不在乎:“科学嘛,就是要有牺牲,无非是牺牲的谁而已,瞧,我不是把自己也牺牲掉了吗?况且,那些都是志愿者,志愿者懂吗?”

 

我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之后呢?”

 

“之后就更简单了,我们想办法刺激大脑,就像刺激青蛙的神经一样,把这个信号加强,这样就能得到更多的东西。但是我们发现,这种信号发射远远比接收要容易,因为发射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但是接收却无法控制。这和你可以控制自己揍别人,却没有办法控制别人不揍自己是一个道理。问题是,哪怕我们发射了,另一个平行宇宙接收到了,我们这里也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另一个平行宇宙想要联系我们,他们发出的信号会在无数个平行宇宙中准确地找到我们这个宇宙吗?于是研究,陷入了可恶的瓶颈。”

 

这个时候,我好像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小说里面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于是,我提出来,要自己亲自进行这项伟大的实验,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当然,我那老朋友毅然拒绝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我们甚至不知道,那块区域是不是真有这个作用。即便真的发出了信号,这种信号能够到达其他的宇宙吗?我们测不到,只能悲哀地猜测。之前的几个志愿者,都再也没有醒来过。他们是去了另一个宇宙,还是直接下了地狱,谁也不知道,要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我的老朋友很稳重,他想先在理论上解决一切,但是我等不了!最终,我说服了那个老顽固。嘿嘿,我想做的事情,还没有人能够阻止!于是在一个夜晚,我试用了那一台我亲手制造的设备。说实话,这种感觉挺让人自豪的,尤其是当自己要把自己毁灭的时候,想想都让人激动。”

 

我觉得,即便他真的曾经是一位教授,那也是个疯子。

 

“在数不清时间的恶心、呕吐感之后,我醒了过来。也就是醒来的一瞬间,我意识到自己是对的。假如我不是在做该死的梦,那么我一定是来到了另一个宇宙。只是,大概当时对大脑的刺激太强,我一下子进入到少年时期的自己的身体中。哦,也许你不知道的是,这种自己与自己融合的状态很奇妙,两个‘我’都有一种理所当然地感觉。我确定这不是精神分裂,而且我的的确确能够体会到,两个宇宙中的自己,没有什么不同。”

 

“那一刻,我很庆幸。虽然不知道其他的志愿者怎么样,但我确实成功了。你看,我用自己证明了自己的理论,还有比这更好的说服手段吗?但我那个可怜的老朋友,大概永远都接触不到真相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很开心,嘿嘿。”

 

笔尖在我手中飞速地运动,我记得很认真,老疯子讲得也很投入,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真是一对配合默契的合作伙伴。

 

“你知道我的成功意味着什么吗?用你这悲哀的小脑瓜好好想一想!这意味着人类可以将记忆保存下来!就像你玩那些无聊的电子游戏,不停地存档,直到某一次,就能够创造出最完美的人!甚至某个人的记忆,能够永远存在!当然,我是一位严谨的研究员,这大概是我一辈子也摆脱不掉的缺点。一次实验难免缺乏说服力,于是我再一次经历自己的人生。这一次有了另一个宇宙的基础,我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但是最后,我还是躺在了自己制造的机器上面。不过这一次,我没有选择和我那个老朋友合作,我怕他知道我成功之后,会亲自尝试。凭我对他的了解,那老东西一定会这么做!幸运的是,第二次我又成功了。”

 

“这一次我回到了更小的时候,但这不重要。两次成功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我完成了这个伟大的理论!但是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没有宣扬这个伟大的成就,因为这其中会涉及到很多方面的东西,这些因素都建立在大多数人的基础上,但如果只有我运用这个理论,不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吗!瞧,我很聪明吧?”

 

“于是,我很快发现了生活的另一个乐趣,那就是角色扮演。两次实验,好像把我的大脑扩展了很多,我能记住很多的东西,智商上面好像也有所增长。我凭借另一个宇宙的记忆,在这个宇宙兴风作浪,嘿,我喜欢这个成语,兴风作浪!最后,我变成了世界首富,钱多地可以用来点烟卷!很有趣,不是吗?所以我更要守住这个秘密,在我完成这一切后,再次制造了那个机器,并且设置好自毁系统,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独享这个秘密了!”

 

我转着笔尖:“那么,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呢?”

 

老疯子一瞪眼:“我会忘了这个吗?我这就要说到了,别打断我好吗?别打断我!真是的!”

 

“我再一次....唔,我说道哪了?都是因为你打断我!哦哦哦,我想到了!想到了!之后我无数次地穿梭在平行宇宙之间,每一次都会体验一把不一样的人生。但是,我活了太久啦,懂吗?难以想象地久!或者说我的记忆存在太久,而每一生,我都要用很久才能完成。所以渐渐地,我厌倦了。于是在某一个宇宙,我没有再去制造那些设备,而是选择平静地老死。可是,你猜最后怎么着?”

 

“你没有如愿?”答案是这么明显,哪怕我变成了个疯子,也同样能回答出来。

 

“对,没错!我经历过太多的刺激,属于我大脑的那部分信号太发达了,以至于我的生命信息一终止,它就会自动向外发射信号,然后我就会再次醒过来。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没错,是崩溃!之后,我尝试了无数种方法,将自己脑子的那部分割开,想办法做信号屏蔽,但是都没用!没用!我死不掉了,永远都死不掉了!”

 

看着老疯子狂躁地大喊大闹,我想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嘿嘿,但是这难不倒我!我是最伟大的!最终,我还是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记忆!虽然我死不掉,但是我可以将自己的记忆切除,这样不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吗?但是我太伟大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我经历过太多次平行宇宙间的穿梭,每一次!太可恶了,每一次它都会改造我!我根本不知道我这...哦对了,你们管它叫做灵魂,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灵魂到底有多强大!哎,这个词太羞耻了!”

 

“所以,我最终只成功了一部分。我没有办法切除自己的记忆,但是成功地扰乱了它,嘿嘿,这还难不倒我。所以我经常会忘了一些事,也经常会想起一些事,虽然很乱,但是我感觉很有趣,非常有趣!嘿嘿!”

 

老疯子用一段诡异的笑声,做了结局。

 

是这样啊....我手中的笔在纸上画出一个潇洒的句号。用这个来解释老疯子,以及他之前的故事,确实说得通。但是,我该相信他吗?

 

我给老疯子留下三个包子作为午饭,然后离开了。

回到住处后,我愣愣地坐在桌子前。要相信老疯子的话吗?是他,这个没错,我看过他的照片很多次。他也不可能认识我,我们从没有过交集。应该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还没遇到过自毁装置的老疯子;但同时我也很不幸,因为这个老疯子不会再制造出那台机器。我的次数也足够多了吧?大概,也能变成老疯子那样?只能,试试了。我相信自己。

 

桥头下,老疯子一边啃包子,一边自言自语:“那小子是哪个宇宙的?反正不可能是我搞出来的!嗯?是不是我呢?算了,记不清了,不管他。看起来,以后的自毁系统还是要加上,省得再惹出什么乱子。我反正还没活够哟!嘿嘿!”

 

这一夜,流星划过天空。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