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华人家长在一起,跳不出刻板印象,要使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医生、律师是首选的职业。在美国出类拔萃的亚裔孩子的确不少,其中又有多少父母是推土机,说来尘土飞扬,令人感慨。  
   
一般都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女儿比较柔性听话。  
   
我有同事的女儿,加大生物系毕业后,原本立志要考医学院的她,女大十八变,开始谈起了恋爱无心问津医学院。可妈妈不依不饶,鸡毛掸子敲上了她的脑袋,并棒打鸳鸯。硬是把女儿逼上了医学院。我当时很震惊,孩子可以打吗? 可我的同事斩钉截铁地跟我说,对!棍棒下面出孝子;鸡毛掸子出才女;她的女儿去年医学院毕业了在凯撒找到了一份内分泌的match 工作。妈妈问女儿,有没有因为打她曾经恨过妈妈?女儿说,当时确实是有点不能理解,但是现在看来母亲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我从来没有打过孩子一下。男孩小时候比较调皮,孩子犯了错我会划一个圈让他站在里面不许出来就像一个紧箍咒把他套在里面,任凭他哭喊跺脚;有时候我也会让他站小板凳反思。现在我后悔莫及,当时儿子就是缺少"打",要不,我也可以有个读医的儿子。可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可以肯定,我家的臭小子钢铁般的身材,花岗岩的脑袋,打他只会痛了我自己。   
    
我的另一个朋友,在美国耶鲁大学刚刚失去了一份肿瘤基因研究的工作。那时她的女儿刚好大学毕业,母亲逼着她去考MCAT,原本大学的GPA成绩并不理想的女儿,MCAT成绩也很一般。女儿问,可不可以再多给一年的时间重新考一次MCAT? 严厉的母亲说,不行,现在妈妈丢掉了工作还要养弟弟。要么你到英国去读医,(降低门槛),要么到麦当劳去打工。女儿最后还是选择去了英国读医。结果曲线救国成功,现在女儿已回到美国找到了一份神经内科的实习工作并怀着对医学的高度热情非常感激当初母亲对自己的严荷。   
    
珺有一个智障的弟弟,父母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了女儿身上。珺小时候,母亲就带着她从芭蕾舞课堂出来直奔钢琴老师的家。刚出了滑冰场又跳进了游泳池。用珺母亲的话说:我的女儿要把她培养成伸出来的脚也是与众不同的美丽。   
    
珺在母亲的栽培下,不尽有优雅的体态也有高尚的情操。高二时一个暑假,她随自愿者医生团队到过非洲最穷的国家之一尼日尔服务。大三休学一年去土耳其被这个独特岩石地貌、神秘热气球、蓝绿海岸小国工艺品所吸引。在移民律师和车祸律师众多的洛城她却成了“工艺品鉴尚"律师,却是别具一格。   
    
而有儿子的家庭就不是一般的折腾了。   
    
我院泌尿科应主任的儿子从纽约大学商学院毕业两年多了。毕业后立即进入华尔街做股票交易员工作。父母全力打造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Pilgrim私立高中每年六万六,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学杂费每年近十万。毕业后为了儿子上下班方便,还在曼哈顿买了一间住宅。三个月前儿子突然换了一份工,说是去了一家仓库管理公司。当时,还以为是Cloud技术管理数据,答,不是,就是常规的仓库。   
    
上周儿子来电话说是参军了,海军陆战队。电话是用招兵办的电话打回家的。应医生急坏了,儿子你早不参军,晚不参军,偏偏是床破硝烟弥漫时代,而且海军陆战队是各军兵种危险最大的。儿子说,比坐华尔街的板凳刺激,没有拿仓库钥匙的沧桑,正因如此才选择了该兵种。   
   
从小受西方教育,欲在华人家庭生长的孩子太有自己的想法了。他们完全不需要顾及父母的感受,也不计划一下,比如上大学前参军,可以豁免十万一年的大学费用。这几天应医生沉着个脸,早知道这样当初应该让儿子借贷款读书,干吗要帮他把学费都付清呢?   
不过我真有朋友的儿子药学院毕业后去了军队说是为了还沉重的贷款。   
    
脸色有些苍白的傳太太因着药物引起血小板降低,身上出现多处瘀血。傅太太在医院的病房犹如坐卧针毡,病床上她最想知道是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傳太太焦虑有三,自己病了不能去上班,先生还必须每天在床边陪着,但是更令人担心的是儿子的学费。   
   
儿子二十有六。一路成长,一路优秀。在洛城东区一所高中以第一名成绩毕业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工程系,毕业后顺利进入谷歌。只八个月他就离开了令人望尘莫及的公司。没有理由和遗憾,只是自己不喜欢。之后,他进入了北加Cisco公司,但更多的时候是全世界到处跑透透,他对各国人文感兴趣。他的人生哲理:把自己的乐趣留在旅途看风景上。现在他又辞退了Cisco的工作,回到哈佛去读“数字人文学”,还是没有特别的理由因着自己喜欢。傅太太问,儿子你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儿子说:你需要钱吗?我可以赚一百万给您,但我不会幸福。最终,我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通情达理的父母,表示自己不是守财奴,会支持儿子的想法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是又要回到每年交十万刀的学杂费生活。我们老了,这一辈子好像一直在为孩子付学费,还没有为自己攒些退休金呢。   
    
梅女士平时快人快语,一副热心肠。早年来美留学,放弃了医生的生涯直接读了注册护士捷径走上了美国短缺劳工之路,很快拿到了绿卡。在儿子进入大学选择了“人体生理学”时,梅一阵窃喜,认为自己来美国没有完成的愿望在儿子身上至少可以延续。   
    
读书优秀的儿子大三时考好了MACT,大学四年GPA3.99分。可是毕业的时候,儿子却迟迟没有申请医学院。儿子告诉母亲让他有一年的时间可以了解社会,松弛一下心情,梅答应了。儿子一直在医院做着志愿者的工作。临床的医生问他,为什么来做自愿者?是听父母的话来的吧?将来想做医生? 其实,那时他还没有好好考虑过为什么要去读医。但是这一年下来,他真的不喜欢做医生。每天机械性的工作,写不完的病史开不完的医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去花,等有时间了却已经老了花不动了。这真不是自己想做的工作。孩子对梅说:你这么喜欢医学文凭我可以去拿但是读了以后我不会去做医生。最后,喜欢健身梅的儿子没有去读医而是做了一个物理师。梅压抑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儿子却说,钱真的不重要,我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一直认为如果所做的工作和你自己的兴趣爱好能够谋合是再大的幸福不过了。但是,作为父母我们只有提出自己的见解,让将来孩子做出的选择不会后悔,但是我们没有权利帮助孩子选择他们的末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太重要了。   
    
人活一世,光阴蹉跎。我们每个开明的父母,做孩子们快乐的导师!想当初我们把孩子带到美国来主要也是让他们享受美国的自由空气,幸福快乐的生活!我们的后辈不应该再像我们一样承受太多的压力。   
   
寻职业,找工作做自己快乐的事比较重要。而且也能释放出一股灼热的积极向上的激情。
有失才有得:
比尔盖茨放弃了哈佛,成就了微软;  
居里夫人放弃了婚姻,发现了钋镭;  
毕淑敏放弃了心理学,成为了作家;  
拉斯顿探险独自断臂,挽回了生命;  
沃伦巴菲特忽略市场,赢得了股神;   
   
所以当我们的孩子要放弃一个学业,一种工作,作为父母我们不必慌张也不要沮丧,“天生我才必有用!” 我始终认为人没有梦想,就像蝴蝶没有翅膀,有梦总可以成就末来,也许并不伟大,也许不会成名,但做快乐的自己很重要。   
   
这也是我刚刚想明白的一件事。